返回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 剑神爱自由  万古神帝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片空间中,六彩魔蝶飞舞,如同六彩色的光云。

    张若尘向般若刚才的位置看了一眼,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她隐藏了起来。

    “好久不见啊,张若尘。”

    南圣手持一把灰色骨扇,面带笑意,显得颇为潇洒写意。

    张若尘道:“是啊,的确很久不见。你这个天南生死墟的传人,身份何等高贵,为何要来黑暗之渊送死呢?”

    “当然是为了杀你,你身上那么多宝物和奥义,若不能落入我的手中,是多么遗憾的事啊?”南圣道。

    空里藏海时刻都在警惕,道:“是谁杀了盖临神将和雨天师?”

    “当然是我杀死的。”张若尘直接了当的道。

    精神力成神后,真神的神威,对张若尘已造不成任何压力。

    “就凭你?小辈,本神一指,就能将你按死。”

    空里藏海探出食指,隔空按了过去。

    空间中的规则神纹,凝聚到了张若尘头顶,化为柱子那么粗的指印。一道道指纹,清晰显化。

    “哗!”

    一道剑光破空飞出,斩断无数神纹。

    空里藏海嘴里发出一道闷声,手上血光飞溅,伸出去的那根手指飞了起来,坠落到金色溪流中。

    般若持着沉渊古剑,飞落到张若尘和海水身旁。

    剑声震颤,鸣声刺耳至极。

    空里藏海看了一眼金色溪流,不敢分心收取断指,神目怒睁,道:“般若神女,原来是你,是你杀了盖临神将和雨天师。”

    南圣脸色一沉,道:“神女代表的可是命运神殿,却杀我死族神灵,此事若是闹到命运神山,神女不怕被推上斩神台吗?”

    “杀了你们灭口便是。”般若道。

    空里藏海道:“神女殿下好大的口气,你才刚刚踏入神境而已,连神境世界都没有修炼出来,而本神却是中位神,岂是你能杀的。”

    “像你这样的中位神,本神女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铮!”

    般若刚欲出剑,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眼神变得凝重,盯向南圣和空里藏海身后的方向,道:“出来吧,我已感知到了你的气息。”

    “哒哒!”

    缓慢的脚步声,响起。

    “般若神女警觉性真强,佩服,佩服。”

    一位长着四臂,生有四目的神灵,从金色雾气中走了出来,身上缠满神链,身躯比空里藏海和南圣高大三倍不止。

    他一走出,整个空间便灰蒙蒙,被死气充塞。

    般若道:“诡四。”

    诡四道:“本座前来,般若神女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你诡四乃是上位神,已是修炼十万年的老辈前辈,本神女给你这个面子。我们走!”

    般若对刚刚到来的这位真神,显然是相当忌惮。

    张若尘对神境,还是有些了解,能够修炼到上位神的层次,的确是非同小可。说到底,般若才刚刚踏入神境,是下位神。

    差了两个境界。

    就算是元会级代表人物成神,也很难弥补两个境界的差距。

    “等一等!本座说的是神女殿下可以离开,并没有说他们两个,也有资格离开。”诡四声音沉混,带有一股寒气。

    般若将手中沉渊,丢给了张若尘,唤出命运决杖,道:“若是本神女一定要带他们离开呢?”

    诡四嘴角上扬,四只眼睛狞然一笑:“般若神女未免也太瞧不起诡四,若不是给命运神殿和怒天神尊面子,神女觉得,自己有多少把握可以逃走?”

    空里藏海已是从金色溪流中捞出断指,续接过去,并且,出现到溪流对岸,与诡四成掎角之势。

    般若道:“我若要走,你拦得住吗?”

    “在别的地方,本座的确很难杀死神女殿下。可是,这里是佛门神尊的体内,什么逃生手段都施展不出。想要逃,谈何容易?”诡四语气中充满自信与霸道,似乎是吃定了般若三人。

    若般若就是般若,或许真会惧他三分。

    但,般若却是池瑶。

    池瑶千年前就已经成神,修为完全巩固,而且修炼出了神境世界。

    般若道:“若我自爆神源,你们又有谁逃得掉?”

    诡四道:“本座正是知道,神女有这一招同归于尽的手段,所以,才给你离开的机会。否则,又岂会跟你这么多废话?”

    般若和诡四对话之时,海水向张若尘传音:“若尘师兄,我听过诡四的名字,此人是死神殿末法神王的弟子,年龄甚大,修为很是可怕。”

    “这里很危险,别的神灵随时可能到来,神女殿下最好快些做决定。”

    诡四根本不信,有神灵会为了别的修士的性命,施展同归于尽的招数。特别是般若这样的新神,还有十多万年的寿元,怎么可能甘心自爆神源?

    金色溪流的上游,蓦地,响起悠扬的口哨声。

    吹

    最新网址:    的是一首婉转的歌谣,绵长悠扬,极为动听。

    众人的目光,都向溪流中望去。

    只见,一叶轻舟,从上游飘了下来。

    舟上半躺着一个俊美至极的红衣男子,长发飘飘,英气逼人,膝盖处,放有一柄珠光宝气的剑。

    分明是无比危险的地方,他却像是在游山玩水一般,轻松自在。

    张若尘看着慵懒躺在小舟上的红衣男子,感到诧异至极,道:“妾三千!”

    “封尘!”诡四道。

    口哨声停下。

    小舟也停下,金色溪流推不动。

    俊美得不像话的红衣男子,撑起身体坐直,系了系松松垮垮的腰带,随即懊恼的道:“怎么又是你们死族的神灵,没完没了了吗?要打要杀,本剑神奉陪到底。”

    空里藏海和南圣对视一眼,面面相觑,不明白封尘剑神话中的意思。

    如此关键时刻,诡四显然是不想节外生枝,笑道:“封尘剑神怕是有什么误会吧,我们无冤无仇,怎么会要打要杀?”

    “无冤无仇?”

    封尘剑神感到茫然,道:“这么说天鹊神姬不是死神殿的神灵?我听说,你诡四和天鹊神姬关系很是要好,亲密得很。”

    “你把天鹊神姬怎么了?”诡四脸色一沉。

    封尘剑神提了提腰带,道:“几天前遇见了,用这小舟栽了她一程,然后,她便对我要打要杀。好不容易,我才逃来这里。”

    空里藏海道:“天鹊神姬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对剑神你出手?”

    “当然不是无缘无故。”

    封尘剑神颇为回味,道:“我们曾渡过了美好的一夜,之后,我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昨夜就当是一场春梦,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然后,她便无理取闹,对我要打要杀。”

    “我先说好,我们真的是你情我愿。你们来评一评理,大家都是活了上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存在,怎么还看不透这些?我以为,她也只是因为死了丈夫,寂寞太久,想要玩玩而已,谁知道她当真了!”

    诡四早已是怒发冲冠,四眼中涌动雷火。

    天鹊神姬是与他们一起,进入黑暗之渊,更是诡四一直欲要得到,却无法得到的女人。听听封尘这个混蛋,说的是人话吗?

    才相遇几天,便是渡过了美好的一夜。

    字字扎心。

    “本座要将你碎尸万段。”

    “哗!”

    诡四嘴里,吐出一口神火,向金色溪流中的封尘剑神涌去。

    刹那间,整座空间中的温度,急速攀升。

    这是上位神的一口神火,威力何等恐怖,能焚炼星海。空里藏海、南圣、般若、张若尘、海水,皆是向远处急速飞遁,不敢沾上。

    神火中,响起封尘剑神的声音:“听我解释,是她主动的,与我无关。我们那一夜,真的很美好,她在我怀中,讲述了很多这些年来的苦恼和心酸……”

    “别再说了,去死吧!”

    诡四的怒吼声,紧跟着响起。

    张若尘急速遁逃,心中万分汗颜,也觉得妾三千……

    不!

    是封尘剑神……

    不!

    是雪红尘。

    他实在太过分,怎么能这样呢?

    就算天鹊神姬是自愿的,主动的,他也该管住自己的腰带才对。就算天鹊神姬太诱人,没能把持住,也该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不是?

    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听听,这是人话吗?

    没看见把刚才还风轻云淡的诡四气成了什么样子?

    再怎么说,天鹊神姬是鹊神子的母亲。

    鹊神子还得叫他一声师祖。

    诡四吐出的神火,蔓延得极远,张若尘等人一直冲出去了数百里,才是避开了中心区域。

    空里藏海和南圣紧追在后面,二人相互传音交流。

    “我可以暂时牵制住般若,你能拿下张若尘吗?”空里藏海道。

    南圣道:“我已精神力成神,又有师尊赐予的神符,要镇压张若尘,应该不是难事。”

    “好!”

    空里藏海激发出神境世界,将般若强行拉扯进去。

    刹那间,这片空间中,只剩张若尘、海水、南圣。

    “张若尘,葬金白虎没有进入黑暗之渊吧,今日看谁还救得了你。”

    南圣以精神力操控六彩魔蝶,铺天盖地的飞向张若尘和海水,将他们包裹在了里面,化为一个巨大的六彩云团。

    此蝶,是死亡魔蝶。

    身是美人,蝶翼如刀。

    “唰唰。”

    万千剑气飞出,冲破六彩云团,一只只死亡魔蝶被打得粉碎。

    张若尘一手持剑,一手抓着穿了火神铠甲的海水的手腕,目光冷冽,道:“既然你非要找死,便送你上路。希望你这位天南生死墟传人的身上,有不少值钱的

    东西,否则就是浪费我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