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664章 遗世独立(免费)  圣墟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成为仙王后,楚风没有停下脚步,接下来的十几万年中,他依旧风餐露宿,诵读自然纹理。

    他到过很多地方,大千世界,一个又一个灵气枯竭的宇宙,山川间,绝地中,都留下他的身影。

    毫无疑问,这是一条孤独的路,这么多年来,始终是他的一个人,走在破败的废墟上,形单影只。

    很多年了,他都没有与其他生灵产生过交集,更不可能与人对话,交谈。

    当偶然驻足,回首前尘,他才会有情绪波动,身后一片大雾,什么都没有剩下,所有的人都葬在过去。

    这世间,连他们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整片古史中都不再有那些人的身影。

    只有楚风记得他们,不曾遗忘过去。

    他背负着沉重,一个人探索进化路,在举世再无修士的年代,在进化路已经彻底葬送与断掉的可怕岁月,他以身立道,只身开路前行!

    他的信念从未动摇过。

    自从养子楚康坐化,楚风便再没有与人说话了。

    漫长岁月,沧海桑田,世间种族兴衰更迭,他遗世独立,看似超然世外,何尝不是一种难言的孤寂。

    他有时会停下脚步,聆听那万古沉寂下的余音,可感受到的却是更进一步的萧索,还有那浓郁的化不开的古史悲凉。

    大雾涌动,万古长夜下,只有他一个人负重前行,独自咀嚼黑暗岁月沉淀下的凄寂与孤独。

    直到有一天,他从大荒深处的断壁残垣中走出来,看到万家灯火,人间璀璨,红尘繁华,他心中才有波澜,有些伤感,眼中有热泪要滚落出来,那世间烟火,人生万象,让他心中大受触动,他究竟多久没有与人说话了?

    举世茫茫,竟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交流、可以倾诉的人,前方虽灯火灿烂,但他却脱离在外,感觉只剩下他自己了。

    “我在怀旧,思念过去吗?”他自语,向后回首,仿佛看到他曾经所在的绚烂大世,再次看到了那些人,听到他们的低语,划过万古的时空传来。

    他心中在想念那些人,楚风遥望过去,很久后,他猛地转身,不再回头,再次大步前行上路!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这红尘璀璨,世间繁华,都不过是指尖留不住的沙,岁月凋落的花,不容他驻足,蹉跎光阴。

    残墟岁月二百万年有余,楚风不知道出入过多少大宇宙,揽星河,下九幽,解析绝世凶地,他的实力不断变强,走到了仙王后期,可是人却越发的沉默,无比内敛。

    在红尘仙极点时,他就可以对抗仙王,更不要说到了眼下这个层次了,如果诸王复生,也难挡他一只手的镇压!

    仙王已经可以开辟世界,无敌的仙王就更不要说,可以在混沌中立下自己的道场,演绎宇宙星空。

    而楚风这种强者,在不可能成仙的岁月,在绝灵时代走到这一步,诸王等有若知,当震撼无比。

    大道崩散,秩序断裂,世间没有了道,而楚风在这绝灵时代,以身开路,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在这样艰难的岁月中,他如果开辟新宇宙,再加上他以身立道,身之所在,便是法则与秩序诞生的源头,自然可以让重开的一界生机勃勃,万物繁衍,灵气复苏,进入可以修行的灿烂年代。

    但他没有这样做,不扫平厄土,即便诞生一个黄金大世也没有意义,不祥的生灵若是寻至,他能庇护一界吗?显然无力,徒增血与殇。

    这一年,楚风从枯竭的大宇宙中走出,深入混沌,依据史书记载,他所走的路程极其可怕,偏离诸世太远,诸王到了这样的地带,都早已迷失,找不到归途。

    楚风却没有止步,依旧前行,除却意外采摘到一些混沌灵物开,他也曾在这片原始之地触及到部分艰涩的混沌纹理等。

    他自然不会放过,如同在翻阅一部混沌经书,用以完善自己的路。

    直到他觉得深入足够远,确信足够荒芜后,他才开始布置,心神一动,周围璀璨的纹络出现,开天辟地,磨灭混沌,似要演绎一方璀璨大世界。

    事实上,并非如此,他只是在铭刻符文,在混沌中布置场域,验证所悟的法与路等。

    一刹那,漫天纹理绽放,化形为仙剑,横扫而过,惊天动地,粉碎混沌海,直接就斩出一方世界!

    然而下一刻他周身发光,像是道之源头,无数的秩序神链交织,蔓延开来,通向六合八荒,轰的一声,直接将方才开辟出来的广阔天地洞穿,规则如刀,划过乾坤,让天地全面瓦解,重演为混沌。

    随后,无穷符文在混沌中出现,若一挂又一挂星河,它们不断排列与重组,演绎各种杀伐场域,形成的恐怖气息足以让死去的所有仙王都胆寒。

    最终,一座宏大的场域出现,无尽的光束飞来,竟是向着楚风激射而去。

    这样的光束,任何一缕都是可怕的,可以灭尽一族,能威胁到仙王的生死,结果漫天都是,密密麻麻,将楚风覆盖。

    那光束中,有混沌雷霆,堪比最强天

    最新网址:    劫,一击就足以劈开宇宙;有阴与阳交融的图卷,覆盖下来时,击断时空;更有很刺目的剑光,横扫而过,开天辟地;还有那……

    楚风面无表情,只身屹立在那里,用肉身去硬抗!

    他走场域进化路,并非是要铭刻符文,借天地外物杀敌,而是要以场域来实现自身的进化。

    现在,他在炼体,检验自身的血肉究竟有多强,想打磨出一具不灭的无敌之体。

    毕竟,他的对手不是一两个,而是一整片高原,那当中究竟有多少诡异生灵,实在难说。

    当下,厄土中始祖四人,仙帝三人,但他不会忘记,高原尽头有“原初物质”,多半会有仙帝补位到始祖领域中。

    实在太艰难,每当想到这些,楚风都心头压抑,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他必须要竭尽所能的提升自身,强到古今无敌!

    不然的话,他都没有必要去那片高原,只会枉死。

    在混沌最深处,楚风的魂光也出现,经受那些可怕光束的冲击,任雷霆、剑光等落下来,他一动不动。

    很久之后,此地平静下来,楚风以莫大的神通抚平一切,混沌汹涌,淹没所有。

    残墟岁月二百四十三万年,楚风将仙王领域的路彻底推演完成,开辟出属于自己的法与道,盘坐在那里,经文自显,缭绕在他周围,即将蔓延开去,让枯竭的天地恢复生机。

    然而,刹那间,所有经文都暗淡下去,他以身立道,无数秩序、规则等归于他的体内,道痕不再显化。

    无论他多么强,只要不能杀始祖,他就不会暴露自身,不可能去改变任何一个枯竭的大世界的绝灵状态。

    数年后,他进入一片残破的宇宙后,发现了一处极尽特殊的地势,竟然能够强烈地威胁到他。

    事实上,这片宇宙没有生灵,在残墟岁月前就是凶地,所有星辰都带着死气。

    仔细研究后,楚风惊异的发现,这片残破之地与石罐上曾浮现过的一片地势相一致,他有理由怀疑,是那处源头之地!

    当年,石罐偶有复苏发光时,罐体上浮现的纹路,有不少山川地势,今天他在这里见到了一处很相符的源头地势。

    这么多年来,他见到了太多复杂的凶地,但仔细探索后,在他看来,都终究是……不过如此。

    现在,他的神色郑重了!

    毕竟,石罐昔日复苏,曾显照过极其可怕的景象,有帝被吞噬,没入古老而不可测的恐怖地势中。

    他自然知道,与古地府有关,与高原尽头有关,两者是有密切联系的。

    楚风停驻脚步,不再远行,开始认真解析这片绝世凶地。

    曾经弑帝,不管是准仙帝,还是真正的仙帝,都预示了极其的危险,因此楚风很冷静与谨慎。

    数千年后,他虽然身在仙王领域中,但却逐渐深入,以古今无双的场域手段探索,进入这片绝地中。

    总体来说,这片凶地虽然残破了,地势有些改变,但是对仙王依旧是致命的。

    若非楚风场域手段震古烁今,凭他的仙王身根本不能深入到这种恐怖的地带。

    虽然无比的危险,但是他在这里的收获也是巨大的,解析出太多的恐怖纹理,弥补自己的道路。

    毕竟,仙王对他来说,依旧算在路上,不可能止步与满足,他已经在为准仙帝路做准备了,这里的地势纹路对他来说价值惊人。

    十几万年了,楚风都没有离开,直到有一天,他噗通一声坠入一片如蛛网般密密麻麻的古路上,他才惊醒。

    他深入地势最深处,一路解析,居然闯到了古地府的通路上!

    关于地府,世间曾有太多的传说与推测。

    一种地府路为后人所开辟,如荒天帝,曾亲手挖过古地府,但是找不到尽头,最后他更是亲自开辟了一段。

    此外,诡异生灵也曾占据部分古地府路,与高原连接。

    事实上,最古老的地府,没有人能说清是怎么一回事儿,有人说是天地自然演绎而成的,连着上苍,连着阳间,连着大千宇宙,通向所有的世界,神秘莫测。

    “被废弃的一段路。”楚风站在黑暗中,看着密密麻麻的通道,做出判断。

    这条路相当的荒芜,即便是连通着的其他道路也如此,纹理模糊,许多地带甚至尽毁,早就废弃了。

    楚风慢慢走了下去,沿途他神色凝重的探查古地府的残余的纹理,用心去研究与揣摩。

    这对他很重要!

    这一走又是很多万年,最终,他从蛛网般的通道中竟一路来到另一片处在绝灵时代的大宇宙中。

    楚风出来后,直接盘坐在原地,闭上眼睛,思忖所见,钻研那些纹理。

    然后,他就入定了,一动不动,彻底沉浸在场域进化路的世界中,他在推演,在进一步完善自己的道路。

    一年、两年……

    数十万年过去,他都不曾苏醒,一直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演道”。

    岁月如刀

    ,削平了山河,截断了湖海,在沧海桑田的变迁中,楚风被尘埃遮蔽,被泥土覆盖,沉入地下,又被倒塌的山岳掩住了原地。

    直到有一天,惊雷阵阵,万物复苏,他也只是眼皮略微颤动了几下,但并没有醒来,在内心世界正在构建通向道祖的路。

    又是很多万年过去了,荒无人烟之地有生灵开始踏足,直至有人凿穿这片山地,即将把他挖出时,他才有所觉。

    虽然还在地下,被土石埋着,但是楚风已经第一时间感知到,外界灵气浓郁,世界生机勃勃,绝灵时代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过去了!

    有几个进化者正在开山,挖穿大地,探索这片区域。

    “依照古书,贫道推演出,这片地势妙不可言,地下孕育造化奇珍,是一处逆天改命之所,我们已经很接近了!”

    “道长学究天人,当世在风水领域中无人可比肩,遥望古史,也没有几位前贤与能与道长并驾齐驱,我等自然相信与拜服,挖!”

    外面,有这样的对话传来。

    楚风不动,任上方土石减少,他依旧在内心深处思考,进行最后的推演,通向道祖的路应该算是完成了。

    “天啊,挖出造化神物了,天地奇珍,这是一株……人形大药?!”

    几人觉察到泥土下有什么东西,并传来仙道清香,比传说中那几种最为神圣的果实还要惊人,淡淡芬芳,闻之让人简直要羽化飞升了,浑身毛孔舒张开来,而泥土覆盖着的大药……有点像盘坐的人形。

    身为绝顶仙王,楚风虽然被泥土覆盖,但肌体上却是无垢无尘的,尽管楚风内敛了所有道痕与规则,不会伤到外面的几人,但是仙体的清香气息在漫长岁月以来依旧沁在泥土中,被他们闻到了。

    _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