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668章 我为后人开生路(免费)  圣墟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先发一章,接着去写。

    诸世间依旧璀璨,光辉纪走向最为盛烈的极点,大千世界中,进化文明火光耀眼。

    而在世外,楚风却沉默着,时刻注视厄土,他感觉了难言的压抑,一股恐怖的气息在弥漫,随时要冲垮堤坝,席卷各方大宇宙。

    他一边关注厄土,一边在积蓄力量,抓住最后的静谧时光,参悟这世间万物与岁月中蕴含的所有纹理。

    他始终没有停下脚步,祭海中,留下他的身影,不断解析那些纹理,宏伟的祭坛前,他更是驻足良久。

    轮回路上,他一个人徘徊,像是一个幽灵,在如同蛛网般的通道中寻觅,解析模糊而残缺的印记。

    “是那种火的根源吗?”楚风注视古地府,从那古地中提炼出原始的纹路,伴着丝丝的火光,他接引进时光炉中。

    他将石罐、种子、石琴等留给了林诺依与妖妖,但诡异的火炉却被他带在身上,因为,觉得它过于不祥。

    在道祖境界时,楚风便开始用时光路熬炼自己,焚烧血肉与灵魂,曾体验到自身不断瓦解的莫大痛苦。

    过于,他以时光炉对敌,被诡异生灵称作火化道祖。

    没有人知道,漫长岁月以来,楚风一直在用此炉焚自身,一切都只是为了磨砺,变得更强。

    那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他成为仙帝以后,因为,再焚烧自身意义就不是很大了,很难伤损他的身与魂。

    不过,近些年,他在古地府中,在祭海中那座宏大的祭坛上,在古地府中,解析符文时,竟从当中提炼出妖异的火光,似是大空之火与古宙之焰的终极根源所在。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时光炉,而后以近些年收集在炉中的火之根源煅烧自身,对祭道者竟有一点威胁,但意义还是不大。

    不过他发现,这种火对诡异力量有些克制作用。

    祭坛、古地府轮回路,都曾与某个生灵有关吗?楚风想到了诡异种族大祭的那个生物。

    他曾逆着时光大河去追溯,可惜,并未看到什么,一片模糊。

    光辉纪,是一个很大而又漫长的纪元,只是随时要结束了,但厄土迟迟未发动,似乎要等到这一纪元足够的璀璨,再进行大祭。

    楚风很珍惜这段压抑但却难得的宝贵时光,不算以往的岁月,最近这数十万年来,他不断在古轮回路中探索,解析古印记,也铭刻自己的符文。

    他收集到的妖异火光,已经很可观了,对祭道层次的生灵都有了一定的威胁。

    可惜,终究是太零散,那些火所余甚少,难以聚起冲霄的光焰。

    此后,楚风也去过小阴间,借道昆仑山下,进入光明死城,他将城中那个粗糙的石磨盘取走,缩小后,在手中掂量了一番,很坚硬,可以当做兵器。

    他有些怀疑,石罐、磨盘、时光炉等,彼此间都有什么联系。

    大祭一直未至,拖延到今日,对于楚风来说很可贵,他的道行足够高深了!

    主要是,他以双道果祭道,踏足这个领域后,直接突破到极高的层次,如今不断沉淀,伟力归一,他有信心杀始祖。

    “祭道之后的路是什么?”楚风推演,到了现在这个领域,他前方是大片的迷雾,没有了方向。

    “锵!”

    他身上的长刀发出颤音,有凌厉之极的杀气弥漫,他知道,诸世间的恶意越来越浓重了,他的兵器都开始示警。

    他走场域进化路,行遍诸天,深入混沌,自然采集到无数的天地奇珍,他炼制了不止一件兵器,但却没有一件是祥和的,都是主掌杀伐的兵器!

    长刀,蕴含着无边杀劫之力,它在混沌中炼制而成,饮过楚风自己的血,双道果对决时,他曾用此刀斩过自身。

    此外,他身后还背负着一杆战矛,虽然恐怖气息内敛,但是一望就知是盖世的凶兵。

    楚风的场域造诣震古烁今,无人可比肩,这么多年来他借场域炼制兵器,准备的相当的充分。

    舍此之外,他身上还有九杆大旗,这是他要瓦解那片高原的关键器物。

    相对而言,金刚琢算是他身上最为祥和的兵器了,但现在也有杀意弥漫,曾经以他自身的血浇铸过。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楚风轻语,出现在人间,他轻轻一叹,预感到不会太久远了。

    冥冥中,他有一种预感,这一战,他多半无法杀尽诡异生灵,自身会死去,只是不知道能够为后人解决掉多少问题。

    “我想杀尽始祖啊!”他有心除尽恶敌,心中不甘。

    他若死在厄土,世间再无他的痕迹,将与荒、叶等人一般,同前贤一样,连古史中都再无痕迹。

    “若是行险棋,我以身饲不祥,化身为最大的恶源,一定要制衡住,绝不能出意外啊。”

    他知道,走到那一步的话,他就真的死去了,“真我”将崩灭,而血肉中承载着的便已不再是他自己。

    但是,他希冀最后全面诡异化的关头,能保持几许清醒,有出手

    最新网址:    的机会。

    这一天,楚风除却加固了本源中用来自毁的场域符文外,他还行走在诸天中,不断的篆刻着纹理。

    在石板上,在山川里,在晚霞中,在星辰间,他都刻下了自己的名,留下他以符文镌刻的记忆。

    “纵然真我不在了,不祥的躯体你亦要为我出手一瞬,杀尽诡异,不然,你无法拥有我留下的血肉之躯!”

    楚风动用场域,不断的刻写,诸天各地都留下他的痕迹。

    这是记忆,也是一种咒言,近乎是诅咒,是场域的祭道伟力,由他自己承接,不要忘记过去,不要忘记他的初衷。

    若是他真灵死去,以诸天的共鸣来提示他遗留的诡异之体。

    死,他不怕,真灵永消散,他无惧,他做好了舍弃一切的准备,万劫不复虽早已注定,但他不会驻足。

    这万物中,山川间,都有他的模糊身影倒映,不断轻鸣,似在为他送行,凄冷的风中,留下他孤单的背影。

    一去不复返!

    他沉默着,背负长矛,手持天刀,大步向前走,开始接近诡异厄土。

    因为,他感应到了,诡异族群的躁动,大祭要开始了,而他绝不允许他们再出现新的始祖。

    “呜……”

    那片高原响起了凄厉的声音,某种仪式将就此开始,大祭要来了。

    楚风最后回首,看了一眼万家灯火,人间璀璨,红尘繁华,他便再也不回头,毅然俯冲向厄土!

    这一天,无边的大雾弥漫,笼罩向诸天,所有种族都惶恐了,世界末日来临般,让所有进化者都发自灵魂的颤栗。

    但也是这一天,有一道璀璨的身影,划破诸天的黑暗,映照万古,伴着不灭的光焰,只身杀进了厄土中!

    诡异大雾被驱散了,黑暗被撕裂,那个人是谁?诸世间的进化者震撼,从未见到过,不知他的名,不知他的过往。

    但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决心,一往无前,似乎根本没有想着再回来!

    林诺依、妖妖感知到了,不断落泪,但却未送行,因为她们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事实上,在世人看到那道身影时,楚风早已杀进了厄土,诸世中不过是他留下的残碎流光。

    厄土深处,高原尽头,始祖的确复苏了,在今天要进行大祭,补足十祖之数!

    仙帝弓身,密密麻麻的诡异生灵在高原各地跪伏,口中诵始祖!

    轰!

    刺目的光,撕裂时空,打破永恒,撞击在高原尽头,一柄雪亮的天刀立劈而下,亘古亘今皆映刀光中!

    “第三个变数,果然存在世间!”有一位始祖抬头,盯着楚风,并且也举起了手中滴血的巨剑,向着天外劈来。

    这个级数,没有什么偷袭可言,一念间山海宇宙星空都在心中,感知无处不在。

    刺目的刀光与剑光撞在一起,楚风挟诸天伟力而来,身后场域符文密密麻麻,映照古今未来,冲击高原尽头。

    噗!

    在诡异族群震撼的目光中,楚风的天刀劈开了万古时空,截断未来,将对手的大剑斩碎,并且将那位始祖立劈了,血溅起很高,让那始祖整个人炸开了。

    另外三位始祖深感震撼,一个后来者居然走到了这一步?他们全都在第一时间出手,要杀楚风。

    轰隆!

    天空中,无尽的场域符文,密密麻麻,沟通了诸世间的伟力,倾泻而下,呈碾压之势,光芒盛烈,落在高原尽头。

    顿时间天翻地覆,这片不祥的源头炸开了,大地崩裂,号称永恒不灭的祖地被人凿穿。

    同一时间,那三位同时出手的始祖也被诸天的场域符文轰的崩散开来,诡异血液四溅,到处都是。

    从未被撕裂的祖地,被以诸天为基的浩瀚场域第一次击穿,四分五裂,蔓延向远方。

    仙帝都惊恐了,这是怎样的力量?

    整片高原上,大地的尽头,无数诡异生灵被波及,许多全都爆碎了,带着恐惧之色消亡。

    道祖、仙帝、以及以及残留下来的诡异族群,颤栗着,感觉宛若末世来临,竟有人轰碎了他们的祖地?!

    诸天间,山川河流,星辰青冥,一草一木,万物之上,全都在发光,场域符文呈现,涌向厄土!

    同时,人们也看到模糊的轮廓,自那世外,从那诡异的源头,倒映在诸天中一个虚淡的影子,有人只身进厄土,在征战!

    可惜,此后他们就看不到了,实力远不够。

    “啊……”

    四大始祖咆哮,愤怒而又带着几许惊悚感,高原险些被人掀翻?

    雪亮刀光再闪,楚风杀了过来,天刀横扫,只身大杀向他们,与此同时他身后场域符文无尽,密密麻麻,不断倾泻在厄土深处,要毁掉整片高原。

    轰!

    有始祖被劈断了,血光冲霄。

    刺目的场域符文在厄土中绽放出,不断爆碎,将整片高原轰穿,打碎,撕裂,楚风披散着长发

    ,杀到癫狂,雪亮刀光伴着符文不断劈向始祖,金刚琢亦在轰撞!

    血肉破碎的声音,始祖的怒吼,还有楚风自身的曾被剖开的惨烈景象,在高原深处不断上演,高原在大崩。

    仙帝、道祖以及幸存的诡异族群发疯般逃向厄土外,远离那片毁灭之地。

    终于,漫天的符文暗淡了,诸天不可能永不枯竭的供应伟力,再下去的话,诸天将不存,会瓦解开来。

    厄土深处,平静下来,高原破碎不堪,大地被人凿穿,一片破败的景象。

    九杆破裂的大旗,横倒在龟裂的大地上。

    四大始祖满身是血,如同厉鬼般狰狞,死死地锁定前方。

    在那里,有一道身影血迹斑斑,但是却依旧目光慑人,爆发着无量无边的杀气,手持天刀,盯着他们四人。

    一位始祖森冷地开口,道:“昔年,我等推演尽一切,大网落下,所有的大鱼都扼杀,一个都未能逃走,想不到,第三个变数当年只是条小鱼,自由出入缝隙间,那一年,远不能威胁我等,怎能料,我等再次复苏,你已成长起来,主动杀上门了。”

    当日,他们击杀了戴上面具的女帝,以为那就是第三人,现在看来,一切都错了。

    “可惜,你今世来此,也是送死!”一位始祖冷漠地说道。

    在他们的脚下,高原在愈合,诡异气息弥漫,浩瀚的伟力在蒸腾,最为可怕的是在后方的裂缝中,有三道身影缓缓地走出,他们是从地下的棺椁中出来的!

    楚风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认出了那三人,是昔日活下来的三位仙帝,漫长岁月过去,他们已经成为始祖!

    七道身影横在前方,全都带着无尽恐怖力量,锁定楚风,冰冷的注视着他。

    “当年的小祭,是为了成全你们三个!”楚风叹息,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

    主要是那时,他实力还不够,无法敏锐的感知到厄土中的恐怖变化。

    始祖沉睡前将原初物质赐下,三人都有机会进化成功,而为了稳妥起见,他们发动小祭,为自己护航。

    所谓的大祭,小祭,原本都是为了献祭那个人,而高原也能从中得到很多生命力。

    至于始祖、仙帝等,过去是不需要这些祭品的,复苏纪末年,三大仙帝为此破例,只为成就始祖。

    当年,补全十帝不过是个幌子。

    最让楚风心头沉重的是,三人都成功了,没有一个失败,纵然有些预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还是让他叹息。

    这一世,他只身一人,要面对整整七大始祖!

    这是死局,他一个人怎能杀尽恶敌,如何对抗这片高原?这是注定要败亡的死局。

    迟了,来的太晚了,楚风沉默,可是,早年若是来此,他更加无力,那时他还不过是仙帝而已。

    毕竟,新晋的三位始祖很多个纪元前就是至强的仙帝了,有原初物质在手,比他更先迈进祭道领域。

    况且,还有四大始祖护航。

    而他,什么也没有,只能靠他自己走到这一步,今天舍下生命,放弃自身的一切,也注定要无果吗?

    但他毫不畏惧,心中的信念依旧如不朽的光焰冲霄,映照古今岁月,他的力量,他的战意,不断升腾,撼动了万古长空!

    天地共振,诸世不断轻鸣,像是在为他送行。

    长刀所向,他遥指前方,他无畏的向前迈步,一个人面对七大始祖。

    “何必呢,你什么都改变不了,这是在赴死,犹若飞蛾扑火,只能殒落在高原!”一位始祖冷漠地开口。

    “历代前贤都战死了,没有一人苟且活着,我今天也走到这个领域,怎能后退,一步都不能,纵然我不敌,注定要死去,也要尽力杀敌!”

    楚风的声音震动了时空,传遍诸天,他可以死,无所畏惧,希望遥远的未来还有来后者。

    历代前贤皆如此,无畏,一代又一代的崛起,洒下热血,纵死也不屈,让高原中的生灵付出最大的代价。

    “毫无意义,你的血将染红高原。”一位始祖说道。

    楚风不再回应,即便是死,他也要努力杀始祖,竭尽所能为后世人减轻压力,尽力就是了,绝不会后退半步。

    “我为后人开生路!”楚风大吼,震动了大千宇宙,无尽时空,他带着几许悲烈,一往无前,挥动手中的天刀,只身杀向七大始祖!

    混沌中,林诺依、妖妖都听到了他最后的吼声,她们忍不住热泪涌出,她们知道,再也见不到楚风了。

    这是血与火的碰撞,楚风气吞山河,神勇不可挡,天刀划过古今未来,璀璨夺目,有始祖被劈碎了!

    轰隆隆!

    与此同时,倒在地上的九杆残破大旗发光,映照古今,席卷未来,它们焚烧着,接引来无尽的符文,上苍之地发光,海量场域符文倾泻,古地府轰鸣,通过轮回路,蔓延向厄土中,不断撕裂高地。

    数位始祖受到波及,但依旧向前冲,要在第一时间猎杀他,

    楚风满身是血,曾解体。

    但刹那间,他又再现出来,以九杆大旗搅动了整片高原,困住五位始祖,他自身迅速向两位始祖杀去。

    金刚琢飞出,带着无边无尽的场域,将一位始祖挡住!

    同时,楚风大喝,全力对付另外一位始祖。

    “经天,纬地,终结古今未来敌!”

    楚风没有什么可保留的,抓住最难得的机会,动用了自身最为强大的手段。

    以他为中心,特殊的纹络,像是一道道经纬线贯穿,蔓延到古代,交织向未来,辐射向当世,无处不在,波及所有时空,将那位始祖锁,不给他一丝逃走的机会。

    而他自己身上也都是刺目的纹路,他轰杀了过去,天刀劈进那位始祖的身体中,拳头也砸了进去。

    那位始祖崩解了又重组,满身都是璀璨的纹理,被束缚,被锁住,与楚风身上的纹理共鸣,共振。

    轰!

    他一次又一次爆碎,虽然他想重组身体,逃离出去,但是那些纹络却是不灭的,始终锁住了他,高原伟力并不能将他带走。

    经天,纬地,终结古今未来敌!

    楚风的杀手锏见效了,那像是经纬线的纹理勒紧始祖体内,迫入他的魂光中,打进他的本源内。

    噗!

    这位始祖一次又一次崩灭,不断被杀,高原伟力虽在,但救不了他。

    轰!

    恐怖的能量沸腾,而后他炸开,一位始祖彻底殒落!

    楚风的身体也虚淡了不少,而在这时,其他六位始祖都冲了出来,向他全力出手,要绝杀他。

    看不到希望的决战,楚风摇晃着身体,长刀断了,金刚琢崩开了,九杆大旗的旗面炸碎了,他从背后取出长矛,只身再次向前冲去!他竭尽所能去杀敌,为后世减轻压力,为后人开生路!

    _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