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044】 前进!  亚索的英雄联盟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曲九州同,不仅埋葬了一整支探险队,同时也完全毁掉了无极山南麓进山的道路。

    亚索敢说,除非诺克萨斯人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派出重兵、急行军绕到无极山北麓、找到自己事先安排好的港口,否则接下来的撤退将无人可阻!

    疲惫的亚索坐回了无牙仔的背上,回到了无极剑派——简单的解释了两句刚刚大地震颤的缘故之后,他迅速的开始了冥想。

    就在刚刚,吹奏《九州同》的时候,亚索心有所感,朦朦胧胧之间,似乎自己对疾风之力的理解加深了不少,趁着现在的机会,赶紧打坐冥想巩固一下!

    而这一巩固,就是整整一宿。

    当亚索神清气爽的睁开眼睛时,疾风剑派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打包工作已经完成,无极剑派的所有人都扛着大包小包,在长老们的组织下,开始列队。

    在队伍之中,多兰大师还在细细叮嘱小学徒们不要掉队,易确认了亚索没问题之后也转身开始检查自己的佩剑——事关无极剑派的生死存亡,所有人都小心到了极致。

    虽然去往纳沃利之后,一切都将是未知,而对抗诺克萨斯所要付出的代价也难以估量,但至少现在,所有人都信心满满,意志昂扬。

    在小弟子们的队列最后,个子最小的伊诺背着一个大大书包,正在整理自己的鞋子,而在整理好了鞋子、按照长老教的绑好了护腿之后,他一抬头正好看见了从客房走出来、在阳光下眯着眼睛的亚索。

    小家伙开心的踮起脚起来朝着亚索挥了挥手——他不知道什么是远行,现在只是单纯的兴奋于“能够出去看看”而已。

    而见到了这张满是笑容的脸庞,亚索的心情更是好了数分,他快步来到了伊诺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瓜。

    (嗯,毛头小子真的是毛头,还没有开始束发之前,这圆滚滚的寸头摸着真舒服。)

    队伍的最前面,多兰长老还在如校长讲话一般絮絮叨叨,迫不及待的伊诺看着亚索,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亚索叔叔,我们去哪啊?”

    “我们啊……”亚索挑了挑眉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们去纳沃利,一个绽春常驻的地方。”

    与此同时,多兰长老终于结束了自己带有老年人特色的唠叨,说出了出发前的最后一句话。

    “无极剑派,向纳沃利前进!”

    ……………………

    与此同时,提瓦瑟的临时都督厄加特也得到了探险队覆灭的消息——听说整支探险队都被一场雪崩埋了个干净之后,这位诺克萨斯处刑人可以说是暴跳如雷了。

    “那个该死的渣滓!”愤怒的厄加特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将面前的红木桌劈为两截,“他浪费了我的信任,也浪费了我的手下——斯维因那个混蛋根本就不愿意提供任何法师支援,现在我麾下每一个法师都是宝贵的!”

    左右随从战战兢兢,没人敢说话——厄加特的暴躁在诺克萨斯人尽皆知,处刑人拥有着合法杀人的权力,任何激怒了厄加特的人都要好好想想,自己会不会因此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番发泄之后,厄加特坐在了新椅子上,呼喊着叫来了自己最信任的手下。

    “库尔,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处刑人看着自己面前苍白瘦弱的参谋,一字一顿的说到,“还有哪个探险队比较可靠?”

    “厄加特先生。”和别人不同,这个叫库尔的参谋官似乎并不怎么畏惧处刑人,他微微鞠躬,礼貌但不谄媚的表达了尊敬之后,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不要探险队,我们可以直接派军队。”

    “派军队?”厄加特眯起了眼睛,露出了危险的表情,“你想让我的小伙子们去做那些老鼠的活计吗?”

    “不,不是这样的。”库尔摇了摇头,“实际上,虽然一场雪崩掩埋了愚蠢的卡洛格,但也至少将足够的信息交给了我们——就如传言中的一样,无极山上有某个组织。”

    “你是说,雪崩并非是自然形成的?”

    “是的。”库尔点了点头,“虽然雪崩中,风元素也会变得活跃起来,但这次的风元素活跃程度实在是有些过分了,显然是有某些擅长风系法术的施法者出手了。”

    “所以?”

    “我们需要调集对抗法师的法师杀手,去绕过南麓,去北麓方向——如果他们打算趁机逃跑,我们就拦住并消灭;如果他们打算固守原地,我们就慢慢推进,优势在我们,一切都听凭您的意志。”

    “很好,很好!”厄加特哈哈大笑,“我喜欢你的计划,小白脸——没错,那些渣滓虽然死了,但至少给我带了一个不错的消息回来,一个使用风系法术的组织,他们一定有不少宝贝……达克威尔冕下会满意于我送上的礼物的!”

    说话间,厄加特将长刀收回了腰间,披上了一身沉重的黑铁铠甲,大踏步的往临时规划的点兵场而去。

    而在他的身后,一直谦卑的库尔脸上却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这个白痴当个刽子手还行——要他做将军,也真是难为达克威尔了。”

    “算了,就最后帮他一次吧——如果那个废物还不能拿出点好东西、还有不该有的野心,也许……”

    摇了摇头,库尔悄无声息的从办公室里消失了。

    在无极山大雪崩之后的第二天上午,驻扎在提瓦瑟的诺克萨斯军队开始点兵。

    看着聚集在诺克萨斯旗帜下的法师杀手,厄加特如当初刚刚进入提瓦瑟时候一样意气风发,他拔出长刀,擎起战旗,发出了战争指令。

    “前进,诺克萨斯!”

    “目标,无极南麓!”

    就这样,提瓦瑟临时都督·诺克萨斯处刑人厄加特在意识到了无极山上有人后,迅速将防卫任务丢给了副手,亲自带着巴鲁鄂战区的大部分法师杀手和飞斧手,浩浩荡荡的前往无极山北麓,开始准备布防和保卫。

    而就在他离开的当晚,这位处刑人最近一直都很信任的参谋官库尔因为肺痨,悄无声息的死在了军营之中——在库尔停止呼吸的时候,一个身在诺克萨斯首都·不朽堡垒的身影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丝满意的微笑爬上了她的嘴角,她伸出自己纤细的手指,点在了身边的艾欧尼亚地图上。

    下一刻,一枚黑色的玫瑰印记印在了无极山上,漆黑的花瓣带着不祥的气息,幽幽的开放在这张战争石匠手绘的地图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