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076】 斩桅战术  亚索的英雄联盟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杜廓尔在借着手舞足蹈的机会寻求手下的支援。

    而亚索也乐于见到杜廓尔麾下的水手都跑到船长室来——趁着水手们赶往船长室的功夫,无牙仔按照他的指示,从高空俯冲而下,给利维坦号来了一次大轰炸。

    没错,在离开希拉娜修道院的时候,亚索还顺带带走了几个没有爆炸的炼金炸弹,这种不需要引线、只要撞击就能引爆的炸药现在用起来真是再好不过了。

    趁着水手们都赶向了船长室的功夫,无牙仔抓着炼金炸弹,从高处俯冲投弹,直接给利维坦号来了一次天降正义。

    符文之地的海战目前还处于大炮巨舰的阶段,制空权这个概念完全没有出现,再加上无牙仔的轰炸迅捷而突兀,等水手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利维坦号的甲板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了——甚至还有一枚炼金炸弹被直接丢进了弹药舱,引起了火药殉爆。

    一次空袭下来,利维坦号这艘旗舰直接就被炸开了甲板、炸坏了龙骨、船舷吃水线上方不到一米出也出现了裂痕,稍微有点风浪,船舱就会进水!

    杜廓尔也顾不上去找不知道跑到哪去的亚索了,这种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快点修补一下利维坦号,如果没法修补,那就乘坐小船去别的战舰上!

    然而,当他来到甲板上,亲自掌舵的时候,海面上却起风了。

    突然改变的风向让水手们在灭火的同时也不得不手忙脚乱的降下主帆,以免被海风吹向岸边——答禄湾的海岸边上有不少的暗礁,划小船登陆什么的倒是没有问题,但战舰一旦涉足其中,轻则搁浅,重则撞沉。

    而在这一片混乱之中,杜廓尔的心里却产生了某些不祥的预感。

    这个亚索,好像是一个很强大的风系施法者……

    ……………………

    杜廓尔想的很对,这阵风的确是亚索搞的鬼——以他的能耐,召唤风暴什么的倒是不可能,但临时改变几分钟的风向却压力不大,眼见着诺克萨斯人的确如自己所预料的一样选择了降下横帆,亚索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就怕你们把帆拉满,然后直接开溜,那样就算有无牙仔的帮助,亚索也不敢太过深追——现在你们降速降帆,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下一刻,亚索出现在了一片混乱的利维坦号上。

    长剑出鞘,亚索的目标不是掌舵的杜廓尔,而是船上的……桅杆。

    “铮——”

    青芒暴涨之下,利维坦号的主桅杆应声而断。

    利维坦号是一艘风帆战列舰,有三根桅杆——为了适应艾欧尼亚附近复杂的四风季风,利维坦号的前桅挂了橫帆,主桅和后桅都挂了纵帆,虽然一定程度上削减了顺风航速,但却能拥有了更强的适应能力,能在复杂的风向条件下保持一定的航速。

    而在前桅杆上橫帆降下、主桅杆被一剑斩断的情况下,利维坦航速大降,倒下的桅杆让船只差点失去平衡,就算再不情愿,水手们也只能手忙脚乱的将桅杆推下海去。

    主桅杆的倒下让整艘利维坦号的重心都发生了偏斜,在水手们站立不稳、丢弃桅杆的时候,亚索又愉快的斩断了前桅和后桅,让整艘利维坦号变成了随波逐流的海上孤岛。

    因为刚刚风向不对的原因,利维坦号之外的其他风帆战列舰也都采取了降下横帆操作——当他们发现旗舰的桅杆被接二连三的斩断、试图升帆加速撤退的时候,却再也没能逃脱亚索的毒手。

    降帆容易升帆难,再加上亚索和无牙仔一起将周围的海风搞的乱七八糟,整支舰队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而趁着这指挥失效、一片混乱的功夫,亚索愉快的对其他战舰做了同样的事情——除了利维坦号之外,整支舰队有还有27艘风帆战列舰,但这27艘战列舰只是坚持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悉数失去了自己的桅杆。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亚索精疲力竭的躺在了无牙仔的后背上。

    虽然亚索还不能轻易的击沉战舰,也很难直接刺破船舷,斩断桅杆却没有那么困难——失去了桅杆之后,这些风帆战列舰就如同老虎断了腿,只能慢慢悠悠的在海上漂浮。

    这是亚索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诺克萨斯人固然可以用水轮桨划系统一点点的将船开走,但亚索敢说,他们注定已经离不开答禄湾了。

    ……………………

    终于熄灭了甲板上的火焰,回到了船长室的杜廓尔一筹莫展。

    海军上将这下是真的傻眼了,没有了风帆,仅仅依靠着水轮桨划系统,鬼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虽然理论上说,水轮桨划系统能够让舰队维持一个1节左右的航速,但因为水手人员不足,实际情况就是划了三个小时,舰队才整体移动了两海里。

    平均下来航速是0.66节,甚至不如打渔的小舢板。

    摊开海图,杜廓尔仔细的研究着周围的环境,心中满是苦涩。

    之前为了保证舰队的安全,杜廓尔选择了答禄湾这个暗礁密布的区域作为登陆点——他将舰队停泊在距离海岸大概五海里之外,使用小船登陆,这样即使义勇军对舰队有什么想法,也很难对舰队有所威胁。

    但杜廓尔万万没想到,亚索这货不讲道理的从天而降,然后砍了桅杆就跑,到下一艘船上继续砍,一个人就让整支舰队失去了主要动力!

    当舰队失去了主要动力之后,答禄湾恶劣的水文环境终于成为了诺克萨斯人的催命符。

    没错,杜廓尔可以叫手下水手全去划船,离开这里——他也看出来了,亚索顶多骚扰一番,不可能再对己方造成什么致命打击了,只要安安心心划船,离开看起来是没问题的。

    但没有了风帆,船只的航速已经降到了令人发指的龟速,艾欧尼亚人什么时候会赶上来,那就不好说了!

    一旦义勇军赶到……

    失去了机动性的舰队现在就是海上的孤独堡垒,就算有重炮可以作为保护,但只要艾欧尼亚人愿意付出一定的伤亡,用自己的小舢板拖住舰队,自己就注定在劫难逃了!

    因为……只要阻止舰队换个地方登陆,半个月之后,船上的饮用水就会耗尽!

    而半个月的时间,也只够舰队划出去240海里左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