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098】 均衡之殇(爆更求订阅!)  亚索的英雄联盟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苦说完全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下——在他的印象里,诺克萨斯人的施法者都是结成团队行动的,他们虽然很厉害,但大多使用的都是威力巨大但相对迟钝的战争法术。

    但这一次,突然出现在黑雾之中的锁链却迅捷异常,苦说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被锁链捆了个结实。

    感觉到事情不对,苦说迅速变招。

    临】印。

    “奥义·影缚!”

    苦说的身形一沉,整个人平平的移出去数丈,借着遁入灵界的短暂时间,他扯开了锁链的束缚。

    但就在他离开了灵界,再次出现在现界之时,又一条锁链出现了。

    “铮——”

    亦真亦幻的锁链再次将苦说捆了个结实。

    而这一次,苦说再也不能利用影缚逃脱了。

    眼见着师傅被捆住,劫赶忙回身救援,但还没等他赶到苦说身边,一个标记就突兀的出现在了苦说的头上——下一刻,标记爆发,半空中一朵玫瑰绽放凋谢,而被标记住、捆起来的苦说虽然再次结了皆】印,但却未能成功的使用奥义·魂佑。

    下一刻,黑雾猛地一涨,将苦说的身形完全吞噬。

    ……………………

    身处黑色迷雾之中,再次回到了现界的苦说一时之间无法辨别方向。

    然而,虽然此时的苦说双眼一片漆黑,但在心里他却意外的镇定。

    到了现在,他终于可以确认,诺克萨斯人是早有预谋的了。

    斯维因的信使之类的也全都是骗局,也许从一开始,他们就已经打定主意要毁灭均衡教派了。

    虽然还是很想不通为什么诺克萨斯人敢全面开战,但至少现在、至少这一次,自己恐怕是要栽了。

    当印记炸开的时候,苦说感觉到自己一瞬间就失去了沟通灵界的能力——而作为暮光之眼,失去了灵界之力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力量之源。

    苦说已经快五十岁了,虽然他一直有锻炼,但身体机能的下降却是不可避免的,失去了灵界之力,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即将步入老年的普通剑客而已。

    而在这混乱的战场上,一个即将步入老年的剑客是没有能力活下去的。

    正是认清了这一点,苦说才意外的平静——相较于自己的生命,他甚至更在意那个印记意味着什么,对方究竟是通过怎样的手段,切断了自己和灵界的联系。

    可惜,这个问题注定是得不到回答的。

    在黑雾之中,苦说努力地感知着周围的环境。

    那个神秘的施法者没有再次出手,但周围的诺克萨斯士兵却毫无顾忌——他们似乎完全不受黑雾的影响,举起了武器就朝着苦说冲了过来。

    双眼什么都看不见,苦说只能听风辨位,勉强格挡——但在成群结队的崔法利士兵面前,这种格挡、这种防御毫无意义。

    “噗嗤——”

    一柄长矛深深的刺入了苦说的后背,锋利的黑铁战刃轻而易举的划破了他绸缎的练功服,然后直接嵌进了他的肩胛骨中。

    苦说一阵踉跄。

    身体失衡就意味着破绽——于是,又一柄武器扎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是第三柄、第四柄。

    当戒终于甩脱了阻拦,来到了黑雾之中护住了自己的老师、将他救出来的时候,苦说已经差不多成为了一个刺猬。

    淋漓的鲜血在他的身上化出一面骇人听闻的刺青,虽然他有意识的压制着自己肺部的伤口,但一张嘴,血沫还是从嘴里喷了出来。

    “戒……”

    “我在——师傅,我在!”

    “去,回去……带走影之泪】。”苦说勉强开口,“不要留给……诺克萨斯。”

    “师傅,我带你走——”

    眼见着戒似乎不愿意放下自己,苦说痛苦的瞪大了眼睛,他主动放开了捂着肺部的手,开始迅速求死。

    “你,快去……”

    这一刻,戒似乎回到了六年前自己跟随着苦说,追捕金魔的时候。

    金魔肆虐的时候,有很多人因为他而受伤——当时戒就负责为那些难以抢救的人截肢。

    虽然用利器斩断人的肢体很残忍,但不截肢的话,他们可能会丢掉性命。

    在那一次,戒学会了取舍——得到什么,就要失去什么,而最好的结果,就是失去的少于得到的,比如失去肢体的一部分,得到生命的延续。

    而现在……他再次面对了艰难的取舍,曾经教导自己的导师,现在也成为了取舍上的一环。

    再次看了自己的老师一眼,戒终于起身——在苦说最后的微笑里,他转身翻过了均衡教派的墙壁,起身前往均衡的禁地。

    熟悉的一切在戒的身边掠过,而距离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第一次见到这里的一切,时间已经过了十年——那时候的戒只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苦说在慎需要陪练的时候注意了他。

    在陪练中,戒一次次的被慎击倒,直到他遍体鳞伤,才抓住了一个小小的机会,第一次打倒了慎,这份坚持和洞察让苦说破格收下了他作为弟子,并有了戒这个名字。

    抿了抿嘴,戒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说着。

    “老师,我一直都知道。”

    “当初收下我,是因为慎需要一个陪练。”

    “在你的眼里,我也只是慎的影子而已。”

    “在你的心里,慎才是下一任暮光之眼。”

    “你对我承诺,是希望我不要对慎嫉妒。”

    “影之泪给我,是希望我使用这份力量。”

    “使用了之后,我就无法竞争暮光之眼。”

    来到了禁地,戒踏上了台阶,走进了漆黑一片、空无一物的大厅。

    “但我一直心怀感激——不管怎么说,是您让我摆脱了痛苦的过去,教给我知识和力量,而我自始至终,都从未嫉妒过慎。”

    “我是发自真心的认为他是我的兄弟——从他发现了你的心思,故意给我放水的时候开始,到现在一直如此。”

    在角落里,戒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匣子。

    “你不希望我成为慎的阻碍,而我也不会成为他的阻碍。”

    “我会接受这份力量,也会承担这份命运。”

    “现在,我的老师,请安息吧。”

    嘀嗒——嘀嗒——

    这是泪】跌落的声音。

    ————————

    求订阅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