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786】 土质巨炮  亚索的英雄联盟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乌泽里斯的战火再次点燃,然后就再也不曾熄灭。

    狂热的拉阔尔人不要命的冲击着乌泽里斯的城墙,甚至凭着血肉之躯硬生生一度占领了外城墙、然后在斯维因动用了法师部队的情况下才无奈匆匆撤走。

    这些拉阔尔人用生命诠释了不畏死之人究竟有多可怕——别说诺克萨斯人的士气也开始下降,就算他们的友军、那些泽拉斯手下的沙盗,现在都逐渐开始神经衰弱了……

    然而,这种困局之下,斯维因却很沉得住气。

    一方面因为斯维因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当初普雷希典之战都打过来了,现在这种守城问题还不算太大;而另一方面,按照他的估计,外面这些狂热战士也没有之前那么多了。

    营垒、炊烟、补给都是可以看见的。

    借助着走私的高精度海克斯望远镜,斯维因一直关注着城外的情况——而在他看来,对方虽然依旧狂热,但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毕竟……只有云梯的轻步兵想要攻城,能展开的兵力实在有限,自己这边完全应付得过来!

    然而,还没等斯维因稍微放下心,城外的叛军再一次迎来了援军。

    而援军的旗帜,斯维因认识。

    水晶与黄金、战矛和发展——卡拉曼达!

    卡拉曼达人的出现让斯维因终于感受到了一种紧迫感,因为按照战争石匠的消息,这些卡拉曼达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一直在试图追赶着皮尔特沃夫的脚步。

    将天然海克斯水晶“收归国有”,大力发展水晶科技,利用商业贸易的资金开战教育……在斯维因的眼里,卡拉曼达是恕瑞玛最有野心的城邦。

    而现在,卡拉曼达加入到了叛军的阵营之中。

    等等!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卡拉曼达有一支海军!

    虽然卡拉曼达人的海军规模不大,甚至比不得诺克萨斯的瓦罗兰舰队,但只要他们摆出姿态,斯维因就必须为自己的后勤提供一份额外的护卫……

    这对诺克萨斯而言,显然是一笔沉重的开销!

    糟糕的还不仅如此。

    在卡拉曼达人到达的第二天,拉阔尔人第一次有了重火力掩护。

    使用天然海克斯水晶的卡拉曼达土质巨炮轰鸣着覆盖了乌泽里斯的外城墙——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泽拉斯已经摸清了诺克萨斯人的攻击范围,这些卡拉曼达巨炮完全被安排在了诺克萨斯的火力范围之外。

    无论箭矢还是魔法,通通摸不到这些卡拉曼达巨炮!

    海克斯水晶的粉尘迅速笼罩了拉阔尔人的阵地,在壳人族灵魂的哀嚎之中,巨大的铅制开花弹呼啸着冲上了城头。

    相较于已经广泛应用于战争的火药武器,这些巨炮的攻击范围更广,而且攻击力也更加惊人,同样是使用铅弹作为炮弹,诺克萨斯海军的舰炮只能在乌泽里斯的城头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但卡拉曼达巨炮却能轻而易举的造成土石飞溅的效果。

    防御性魔法在如此威力的重炮之下孱弱无比,如果不是因为卡拉曼达人和拉阔尔人之间的配合有些问题,恐怕这次冲击直接就能拿下外城墙!

    面对着卡拉曼达巨炮的狂轰滥炸,斯维因头都大了一圈。

    情势不妙,他不得不先一步亮出了一张底牌——当这些巨炮再次开火的时候,布置在内城墙上、从军舰上拆下来的舰炮也终于开始了还击。

    这次反器材轰炸成功哑火了五六门卡拉曼达巨炮,但泽拉斯那边也很快转移了巨炮阵地,虽说后撤之后巨炮的威力有所削减,但依旧能够威胁到乌泽里斯外城墙。

    这种情况下,乌泽里斯这边部分舰炮也只能调低射界,用平射的方式协助守城,这才堪堪抵挡住来自城外的混合冲击。

    ……………………

    乌泽里斯的战斗来到了最艰难的时刻。

    而承载着斯维因部分希望的余晖】行动小队,也终于在一路风尘之后,找到了属于阿兹尔的陵墓。

    “这就是你要找的地方了。”作为小队的向导,希维尔一面转动着手中的战刃,一面看向了自己的雇主,“整个恕瑞玛,只有这里符合你的要求。”

    “就是这么?”将自己完全包裹在了纱巾中的卡西奥佩娅仔细打量着周围,“恕瑞玛的失落古都……”

    “是啊是啊,恕瑞玛的失落古都,三江交汇的南方明珠。”希维尔撇了撇嘴,“可惜,只有这些支棱在外面的石柱子了。”

    “那我们继续。”卡西奥佩娅微微抬起头,看向了在烈日下闪烁着弧光的高耸石柱,“去地下、去黄沙掩埋的地方看看。”

    “去地下可以。”希维尔将战刃抛在了半空中,然后稳稳地又接在了手里,“但这可不是向导的活。”

    “什么意思?”卡西奥佩娅心下有些不爽,但还是开口问道,“不是向导的活,那是什么?”

    “恕瑞玛的规矩,向导是向导,寻宝是寻宝。”希维尔面带微笑,语气里满是理所当然,“进入地下可以,但……得加钱。”

    ……………………

    在黄金的诱惑下,希维尔带队找到了恕瑞玛失落古都的入口,然后一马当先的开始刨起了自家祖坟——当然,希维尔并不知道这一点,她并不知道自己就是阿兹尔的直系后裔,而且就算知道,她恐怕也只会将价格再翻一番,而不是拒绝。

    而与此同时,亚索也带着凯隐、韦鲁斯和塔莉垭,打探到了内瑟斯的踪迹。

    这位硕果仅存的飞升者不久之前层出现在了维考拉,据说仿佛是在寻觅着什么。

    别的暗裔可不像韦鲁斯这么好说话,想要让所有暗裔都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起,那光一个亚托克斯恐怕还差点意思。

    而且,据亚索所知,泽拉斯的出现也应该预示着雷克顿的复苏——虽然不知道这位荒漠屠夫现在在哪,但内瑟斯作为他的哥哥,应该无法对此视而不见。

    比对着地图,亚索打算先穿越大塞沙漠、一路南下,然后沿着可哈利河向东,试试看能不能找到这位大学士。

    虽然受到消息的时候,内瑟斯已经大概率离开了维考拉,但考虑到己方骑着斯卡拉什、脚程快不少,这么找应该没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