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120】 再也不见  亚索的英雄联盟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霜卫祭司们在丽桑卓的控制下开始了接二连三的自爆后,整个凝霜港的战局仿佛被按下了加速键,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来到了最后的结尾。

    破碎残铁和南风部落的施法者纷纷自爆,剩余的战士在队友的误伤和阿瓦罗萨人的愤怒之下,很快也倒在了雪地上,当塞拉斯回过神的时候,偌大的战场上,只剩下了他自己一个人还拄着一杆孤零零的、代表着南风部落的旗帜。

    似乎是认可了他被丽桑卓欺骗的说辞,阿瓦罗萨人并未继续对他动手,但回过神来的解脱者却宁可自己死在了刚刚的混乱之中。

    因为就在刚刚那一场战斗中,塞拉斯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亲密战友。

    这些人都是他从禁魔监狱里带出来的狱友,他们都是天赋卓绝的施法者,塞拉斯曾经向他们许诺一场美好的未来,许诺一个全新的德玛西亚,而他们也正是因为这份信任,选择跟随塞拉斯背井离乡。

    他们一路上靠着丛林避开了空中龙禽骑士的目光,隐秘的避开高空之中的视野。

    他们在同情施法者的乡民掩护下,穿越了不少地图上没有的小径,引着暴怒的无畏先锋和搜魔人像是傻子一样、在平原上兜了一个又一个圈子。

    他们最终抓住了间不容发的机会,攀缘着千丈峭壁,来到了弗雷尔卓德,建立了南风部落。

    平心而论,塞拉斯不算是一个善良的领袖,更算不上是无私的统帅,他有自己的野心,对于德玛西亚的复仇也并非完全出自于不公——但至少对于这些一路跟随他的老战友,塞拉斯是合格的。

    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候,塞拉斯也从未抛弃过他们,而那些敢于欺辱这些人的弗雷尔卓德蛮子,也都被扼死在了塞拉斯的锁链之间。

    而这些人也从未辜负塞拉斯的信任,他们离开了自己的故国家园,来到了在德玛西亚人看来鸟不拉屎的弗雷尔卓德,为反攻积蓄力量,一待就是五年多。

    双方相互扶持,互为依靠,终于将南风部落变成了如今西弗雷尔卓德一股相当强悍的力量,甚至不少弗雷尔卓德人都投奔而来。

    塞拉斯在德玛西亚的禁魔监狱里足足待了十五年,所以哪怕是在弗雷尔卓德,他也很有耐心。

    塞拉斯相信,南风自南面而来,自己这股来自南边的风暴,最终也将带着复仇的怒火,吹回到德玛西亚,将这个把法师视为洪水猛兽的国度染成另外一种颜色!

    纵然再多艰难,塞拉斯也从未质疑过这一点,他始终相信,魔法才是未来——而一直反对魔法、禁止魔法的德玛西亚必将遭受魔法的反噬!

    然而,随着这场战役的结束,塞拉斯的一切似乎也都结束了。

    同伴们在体内寒冰血脉的作用下,一个接着一个的自爆,他们完全没有想过,这份由塞拉斯推荐的力量,将会用这样一种形式,无情的夺走他们的生命。

    虽然那时候的塞拉斯也是在寒冰血脉的操纵之下。

    塞拉斯从未想过,有一天愧疚居然会如潮水一样彻底的将自己吞没,此时此刻,他甚至不敢直视这一片狼藉的战场,因为这里的每一片殷红,似乎都在控诉着他,控诉着他之前的“强烈推荐”和“绝顶傲慢”。

    是啊,傲慢。

    后知后觉的塞拉斯终于意识到,究竟是什么将自己拖入到了深渊之中——明明在见到亚索、窃取了亚索的暗裔之力后他就已经知道了,窃法天赋不是无敌的,自己使用这种天赋的时候必须小心,但在丽桑卓连续不断的梦境侵蚀下,他还是失去了耐心,暴躁的选择以其人之道,羞辱那个言之凿凿的霜卫祭司!

    潜意识里,塞拉斯骄傲的认为自己玩去可以控制这份力量!

    但正是这份他自以为可以控制的力量,却成为了他被人控制的引子,寒冰血脉的力量一次次的被窃取,一次次的冲刷着他的身躯,最终让他成为了寒冰血脉,也让他成为了冰霜女巫的棋子。

    解脱者似乎从未得到解脱。

    虽然在和拉亚斯特的战斗之中,他侥幸的摆脱了控制,但代价却是丽桑卓发现了问题、激活了所有人的冰脉驱役。

    那些一路上跟随着塞拉斯的人,一个又一个身躯炸裂,在漫天大雪之中变成了一片细碎的晶莹。

    塞拉斯本以为自己会泣不成声,但当他终于小心地低下头,将视线从那一面大家费了好大劲才绣好的大旗移开的时候,满地闪烁着寒光的冰屑却刺痛的他的双眼。

    这一刻,塞拉斯没有一滴泪水——他的双目殷红如血!

    没有人靠近他。

    阿瓦罗萨人在打扫着战场,最后法者们的疯狂自爆带给了阿瓦罗萨人不小的伤亡,那些冰脉驱役状态下的法师哪怕被万箭穿心,依旧会扑向最近的人,然后开始自爆。

    正常情况下完全不会成为防守漏洞的、巨型冰川和城墙之间的缝隙短时间内涌入了大量的自爆法师,措手不及的阿瓦罗萨人死伤惨重。

    塞拉斯拄着破碎的战旗,一步一步走在雪地上,他赤红的双目盯着地面,然后缓慢的弯下腰,捡起了一个又一个指环。

    这些指环是他和这些同伴离开禁魔监狱之后唯一的“纪念品”,这些由禁魔石制造的指环对于法师来说是很不舒服的配饰,曾经代表着他们作为囚徒的身份和编号——而他们选择留下这些指环,并始终戴在手上,就是为了时刻纪念这种屈辱。

    多少次在篝火前,塞拉斯向所有同伴保证,最终所有的指环将会被铸在一起,成为绞死德玛西亚贵族的绳索。

    然而,时至今日,它们却成为了塞拉斯曾经的伙伴们唯一的遗物。

    雪还在下。

    塞拉斯干脆匍匐在了地面上,将战旗夹在了腋下,然后小心地搜寻着所有指环——直到来到了城墙的边缘。

    然后,就在他即将挤向城墙和冰川之间的缝隙时,艾希拦住了他。

    “都在这里。”艾希伸出手,手心里是十几个禁魔石指环,“他们——都在这里了。”

    颤抖着接过了所有指环,塞拉斯小心翼翼的数了一遍又一遍,当他终于确认对上了所有的数字和名字之后,他这才小心地将其收在了贴身的口袋里。

    下一刻,解脱者似乎得到了解脱,塞拉斯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量一般,靠在了冰冷的冰川上,开始嚎啕大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