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百二十一章 分身诀  我是剑仙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腊月二十九这一天,沈星辰回家过年,剩下的人继续在线修炼、磨砺自己的战力,林昭则依旧还在山巅别苑的山巅上练拳、练剑,没有丝毫的懈怠。

    ……

    上界,诸天之海。

    整座诸天之海,深邃无垠。

    风中,一缕身影飘然而过,手握罗盘,正是魏华柔,探查过了无妄山之后,兵圣丁牧宸重新返回封神台,替下明月池,去镇守天外天了,道圣列云则返回坐镇道家祖庭,上界风云飘摇,哪里算不上绝对安全。

    魏华柔秀眉轻蹙,看着罗盘上的指针,目光冰冷。

    忽地,罗盘指针激烈跳动起来。

    她俯瞰诸天之海,抬手拔出长剑,“唰”一道剑气分开水面,就在劈开水面的时候,下方却不是海水,而是有别样天地,一片青山绿水画面出现在了眼前,就在那青山绿水之间,一个手持油纸伞的中年人皱了皱眉,余光瞥向魏华柔。

    “还敢猖狂?”

    魏华柔五指一张,顿时上清大洞真经真髓鼎沸,一股巨力直接将那手持油纸伞的中年人从水底给“薅”了出来,一时间,中年人愤慨大怒:“你……怎可如此这般的不讲道理!”

    “少废话。”

    魏华柔抬手汲取一缕水运,将其炼化为一滴捏在手中的水滴,而水滴内则是一座囚笼,转眼间就将那道执伞心魔给封禁在水滴囚笼之中了。

    “魏掌教。”

    风中,一道身影飘然而至,一袭青色长袍,手握长剑,正是玉静宫宫主,十四境李若曦,她皱着眉头,看向魏华柔指间捻着的那道水滴樊笼中的执伞心魔,禁不住皱了皱眉:“什么事竟然让魏掌教如此大动干戈到诸天之海拿人啊?”

    “这恐怕就要问你们了。”

    魏华柔嘴角轻扬:“李宫主,你们诸天之海的深处为何会有一道执伞心魔呢,要不要给我们道家祖庭一个解释?”

    “还能怎么解释啊?”

    李若曦抬头看向天穹之上封神台的方向,伸手一指道:“问问那些镇守天外天的圣贤呗,为何会让一缕执伞心魔渗入我诸天之海了?魏掌教不去问责高高在上的那些人,却来责难为我们诸天之海?”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封神台上传来:“放你娘个屁,李若曦,你要是再敢胡咧咧信不信老子一剑砍飞你的狗头?”

    老道殉界,那位的脾气真的是不太好啊。

    李若曦顿时有些语塞,道:“好了,我也没必要多说什么了,清者自清,魏掌教真要查我们诸天之海的话,尽管查,李若曦哪敢拦着。”

    “啧啧,宫主大人可真是温良恭俭啊!”

    一道身影从空中破风而至,化为十三境极巅武夫魏囹圄的模样,道:“以前当真不知宫主竟然会这么好说话的。”

    “真人何必挖苦。”

    李若曦笑道:“道家祖庭魏掌教亲身降临,必须礼让三分。”

    此时,又有几个诸天之海的圣贤飞掠而至,一名老妪拄着拐杖,肩膀上蹲着一只叽叽喳喳叫唤的金毛猴子,这老妪其貌不扬,但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十四境。

    此外,还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散修道士,身后背着八卦剑,均是十三境巅峰剑修。

    诸天之海的底蕴,堪称整个上界最深厚,随便揪出一拨人都足够让上界抖一抖了。

    这也是当年兵圣丁牧宸闯了一趟诸天之海,独力将一根世界树灵枝取走而一战成名的原因,自那天开始,三界都知道谁是上界最能打的人了。

    “要动手?”

    魏华柔一双柳叶眉轻轻扬起,笑道:“诸天之海,可真是越来越了不得了。”

    “哪敢。”

    李若曦笑道:“魏掌教虽然只是一缕灵身在这里,但我等也不敢僭越啊,毕竟,魏掌教身后可是一整座白玉山啊,那十二楼五城中的修士,谁敢小瞧?”

    “哦?怕的是十二楼五城,而不是我魏华柔?”

    魏华柔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成全你们,给你们足够的胆量。”

    说着,天际尽头一道剑光飞掠而至,是另外一个魏华柔,魏华柔的真身,手握一柄佩剑,外加一卷有残缺的山河社稷图,她飘然落下,身躯与灵身合二为一,成为了真正的魏华柔。

    “现在如何?”

    魏华柔勾起嘴角:“想动手杀我的,尽管动手。”

    “魏掌教,此地是诸天之海。”

    一名十三境巅峰剑修散修道人上前一步,打了个稽首,笑道:“魏掌教若是真想搜查整个诸天之海的话,那我们诸天之海的这些圣贤的脸朝哪儿搁?所以,劝魏掌教不要自误。”

    “厉害厉害。”

    远方,封神台上的那位兵圣蹲在古老敕封神台的边缘,一副看戏的模样,拍手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说话的这位是一位十五境呢。”

    那散修道人皱了皱眉,没有再说话。

    “魏掌教真想切磋?”

    李若曦嘴角轻扬,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点到即止?”

    “随你们。”

    魏华柔踏步上前,笑道:“总之,这诸天之海我必然要走一趟的。”

    “那只能不客气了。”

    十三境武夫魏囹圄一声低吼,身周拳意暴涨,身后裹挟着漫天的山峦气象,轰然一拳以泰山压顶之势轰向了魏华柔的头顶,与此同时,肩膀上蹲着猴子的老妪冷笑一声,横起推出一掌,掌心里烈焰涌动,杀机凛冽。

    “出剑!”

    两名十三境散修道人也一起拔剑,一时间两道剑光一左一右的杀向了魏华柔。

    李若曦扬起长剑,掀起一道波涛狂澜。

    对方是道家祖庭仅次于道圣的魏华柔,是一脉开宗始祖,她的境界早就到十四境巅峰了,这样的人,诸天之海也不敢太大意。

    “嗡——”

    魏华柔嘴角轻扬,浑身裹挟着上清大洞真经的气境,但一剑劈出的意境却又是极为深邃黄庭经心法,就在她出剑的瞬间,似乎一下子就有五位魏华存从真身分离而出。

    一剑震得十三境巅峰武夫魏囹圄倒退而出。

    一剑碾灭李若曦的玉静波澜法相。

    一剑劈开了老妪的火焰掌法意境。

    剩下两剑,将那孪生的散修道人一起击退,这一切只是瞬息间就完成了。

    “不妙!”

    魏囹圄抽身急退,目光中满是冷冽,传音道:“李若曦宫主,魏华柔的分身诀已然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今日之事不可造次了!”

    “嗯!”

    李若曦横起一剑挑出,却是将一名散修道人劈出的一剑震碎,她微微笑道:“魏掌教,好啦好啦,还真打起来了啊?我们诸天之海与道家祖庭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了一点小事就发生争锋,大可不必的。”

    “哦?”

    魏华柔梨涡浅笑:“李宫主改变主意了?”

    “本来也就没有主意。”

    李若曦笑道:“只是希望魏掌教能对我们诸天之海客气一点,哪怕是说一个请字也行啊,谁曾想魏掌教的性情如此直爽,那也没办法了,只能不拘小节了,魏掌教想在诸天之海查什么尽管查,反正我李若曦是不会管的。”

    “终究,魏掌教代表的是上界正道,而我们诸天之海,也是正道之一。”

    她微微笑,笑容甜美之极。

    “呸!”

    封神台上那位啐了口唾沫:“为了一缕本来就属于人界的气运,逼死儒圣秦岁寒,这也算是正道所为?如果这也算是正道,我丁牧宸可真想一剑碎了这正道招牌。”

    李若曦皱了皱眉,看向远方:“兵圣大人,当初你闯了一趟诸天之海,杀了我们多少圣贤,忘记当初诸天之海上神尸遍地的场面了吗?愿赌服输,我们诸天之海说什么了。”

    “好啦。”

    魏华柔淡然笑道:“不必争论了,既然如此,我魏华柔便却之不恭,收下李宫主的好意,在诸天之海探查一下有关于天外天的一些蛛丝马迹了。”

    “魏掌教,请自便。”

    李若曦、魏囹圄等人让开一条道,这次是真的不想阻拦了,分身诀大成的魏华柔,再加上她的本命上清大洞真经、黄庭经两门绝世秘法,这样的魏华柔实在是太棘手了,能不招惹还是尽量不要去招惹的好。

    ……

    除夕。

    清晨,林昭早早起床。

    按照家乡除夕的规矩,表姐慕容绯月起得更早,在林昭酣睡的时候就在床头放了一截剥好的糕,寓意着年年登高的意思。

    于是,林昭坐在床头一口就把糕给吃了,之后洗漱起床。

    一大早,王桔煮了饺子,也煮了汤圆,江苏的规矩其实不南不北,故而过年的时候,饺子也吃,汤圆也吃,都不错过。

    一群人围着桌子,吃了饺子与汤圆。

    林昭牵着小桔子来到外面,与丁迟、张俊一起放了除夕的第一串爆竹,在如今的这个年代,已经没有禁止烟花爆竹的规矩了。

    相反,制作烟花爆竹需要的原料实在是太贵了,所以一般的平民根本买不起,过年的时候,看看有钱人燃放,蹭一下就算是意思意思了。

    陈雪站在门口,一边一个,搂着罗曼和沫尘雪,三个人女孩都笑得极美。

    http://yetianlian.la/yt75695/33894092.html

    yetianlian.la。m.yetianlian.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