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入血河  人道大圣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陆叶的主持催动下,一道道杀阵的威能爆发出来,霎时间,风火雷电,诸多形态不一的攻击铺天盖地地朝血河袭去,打的血河河水动荡不休。

    陆叶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横亘在半空中的血河,清楚地看到,一片殷红的血河中,流淌着一丝丝金色的光芒,彷佛那血河之中多了许多金色的光带,红色与金色交相辉映,给一整条血河都增添了一种异样的美感。

    而那金色的光芒更给陆叶传递出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

    圣血!

    他恍然大悟。

    之前有件事他有些想不明白的,那就是圣种为什么要深入血池中修行。

    在血炼界中,圣种比起一般的血族,拥有得天独厚的修行环境,那处处可见的血池便是他们最好的修行之地。

    所以圣种的实力提升是非常快的,一个圣种从诞生之初,到神海境巅峰,恐怕用不了十年时间,这是人族修士根本不具备的优势。

    所以血炼界的这些圣种,几乎每一个都拥有神海境顶峰的实力,除非诞生的时间不够。

    这个女性圣种无疑就是神海境巅峰,按道理来说,修为到了她这个程度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再有什么进步的空间,既如此,她为何还要浪费时间深入血池之中修行

    陆叶之前想不明白,但在见到对方血河中那一条条金色的光带之后骤然反应了过来

    圣种在血池中的修行,为的不是提升自己的修为,修为已经到了极限,升无可升,她是在寻找隐藏在地下血河中的圣血!

    方才她刚现身的时候,明显心情不错,想来这一次是有收获的。

    最明显的征兆就是那血河中的金色光带那是圣血没有被完全炼化的迹象,所以才

    ,

    在血河中有所彰显,如果时间足够,她将新得到的圣血完全炼化了,就不会有这般场景了。

    原来……在成为圣种之后还是可以炼化更多的圣血但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据他观察,这个女性圣种的实力似乎并没有因为炼化更多的圣血也变强。

    短短时间内,陆叶搞明白了一件事,又生出另一个疑惑,但对于斗战来说,这些都无关紧要。

    大阵困守之地,大战激烈非常,剑鸣术法之威不断绽放,毫不停歇地朝血河攻去,因为有血河的遮掩,所以无论是剑孤鸿还是卫扶风,都无法精准地给女性圣种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他们如今所做,只是在消耗敌人的力量,削减血河的体量。

    这是人族修士与血族争斗最不愿意发生的事,因为一旦打成这样,那就是彻彻底底的消耗战了。

    如今成败的关键,就看女性圣种催动的血河在彻底消耗之前,能不能突破大阵的束缚,若能,她就可以逃出生天,若不能,那就必死无疑。

    出手的三位老前辈们中,剑修和法修短时间无有实质建树,反倒是鬼修派系的无常,是有机会能给敌人造成直接伤害的,因为他穿梭在血河之中,不断追击着女性圣种的行踪。

    可即便他实力强大,鬼修的弊端也难以抹灭,相对于暗中袭杀来说,这样正面与敌抗衡终究不是他的强项。

    所以他得处处小心,免得被敌人反击所伤。

    时不时地,无常还要遁出血河缓上一阵毕竟身处血河之内,对他来说也有巨大的

    消耗,他需要抵挡血河无所不在的侵蚀,还有隐藏在血河中一道道杀招。

    借助血河的遮掩,女性圣种所施展出来的种种血术实在是隐蔽至极,防不胜防。

    开战之后短短二十息时间,困阵摇摇欲坠,笼罩战场的光泽都变得暗澹,尤其是血河紧贴着的一面,几乎是一种吹弹可破的状态。

    血族的力量,对阵法光幕这样的存在,侵蚀性实在太强了。

    女性圣种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把身形躲在血河之中,避开了无常的几次攻杀,全力催动血河之力,朝阵法薄弱处侵蚀而去

    又是三息过去,忽有一声轻响传出,彷佛什么东西破碎。

    破碎的是困阵,女性血族大喜过望,血河蠕动着便要遁走,然而又撞上另一层困阵光幕。

    既知血族力量的侵蚀,无常和陆叶布置大阵的时候又岂会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一层困阵上

    这里的困阵可不止一层,而是足足三层只不过每一层都比上一层要脆弱一些,这

    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笼罩的范围更大了,阵法威能自然就有所削减。

    不是陆叶和无常不想布置更多层的困阵只是一旦覆盖范围过大,阵法本身就会变

    得脆弱,面对圣种这样的对手,很容易就会被破去,布置出来就没多大意义。

    三层困阵就是极限

    血河内,传来女性圣种的怒吼咆孝,显然是被人族一方这般无耻的做法给激怒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引来的只是更狂暴的袭杀。

    她只能继续凭借自身血河营造的地利优势,尽量隐藏自身的同时,继续侵蚀困阵的光幕。

    与人族一方争斗这么多年,对人族的种种手段多少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她断定,这样的困阵光幕不会太多,只要继续破解,就有脱困的机会。

    不得不说,这个圣种虽是女性,但在生死搏杀中的战斗自觉是极为敏锐的。

    在她有意加强了血河的侵蚀力之后,这次只花了十几息时间,第二层困阵光幕就被破除了。

    局势发展至此,对人族一方无疑是很不利的,倒不是说几人会有什么危险,只是这一次机会太过难得,若是这样都没办法斩杀一个圣种的话,几人实在是想不出该用什么方法置一个圣种于死地。

    对比之下,曾赤手空拳活生生打死一个圣种的封无疆,实在是战力无双。

    照这样的局势发展下去,女性圣种很快就可以破除第三层困阵光幕,继而逃之夭

    卫扶风依然在疯狂催动自己的术法,从战斗开始,他就没有吝啬过自己的力量,始终在全力以赴。

    因为他知道,想要斩杀圣种就不能有任何保留。

    剑孤鸿周身剑光一震,已经合身扑进血河中。他飞剑确实了得,但血河的存在却成了他最大的掣肘,因为没办法轻易锁定敌人的位置。

    在意识到若不能速战速决,此行行动必将以失败告终之后,他再不犹豫。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深入血河虽然危险,可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给敌人造成致命的创伤,在与敌正面搏杀这一块,无常终究是差了他一截。

    剑孤鸿一入血河,无常这边压力大减,一边神念传音给剑孤鸿指引那女性圣种的方位,一边与之配合,短短时间内,竟是杀的对方手忙脚乱。

    再有陆叶催动杀阵和卫扶风的术法在不停削减她血河的体量,若是时间足够的话,女性圣种必要伏诛。

    然而现在众人所欠缺的偏偏就是时间。

    第二层困阵光幕已经被破去了,就只剩下最后一层困阵,一旦这一层再被破去,那人族一方将对敌人再没有束缚之力,到时候凭血族血遁术的精妙,眨眼就能逃出生天,这一次行动也将以失败而告终。

    依照第三层困阵光幕光泽的暗澹速度来看,这恐怕就是短短几息之后将要发生的事一

    就在这决定战斗成败的一刻,陆叶毅然决然地冲天而起,直接抛下了自己主持阵法的任务,一头撞进了血河之中。

    见到这一幕的卫扶风根本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此时正是斗战的关键时刻,哪怕他觉得凭陆叶的实力这样冒然杀进血河有极大的风险,也没功夫阻止。

    至于无常和剑孤鸿二人,因为身处血河之内,所以对此并没有任何察觉。

    一入血河,陆叶便催动血术。

    周身血雾和灵力弥漫,眨眼间汇聚成另一条血河。

    但下一瞬,他的表情就骤然一凛,因为在催动血术的同时,他从四周血河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很奇特的,很清晰的压制之力。

    这种压制之力的存在导致了一个结果,他所施展出来的血河术的体量,比起正常状态要小了一半左右。

    这样的压制是很恐怖的。

    他立刻明白,这就是血族的血脉压制。

    一时哭笑不得,一路行来,他凭血脉压制给不少神海境血族种下了驭魂神纹,将他们化作自己的血奴,不曾想,风水轮流转,自己竟也有被压制的一天。

    若他是真正的血族之身,在这样的压制之下,一身实力必然要大打折扣,甚至可能会心生敬畏,乃至俯首称臣,那些神海境血族面对他的压制的时候,一般都是这样。

    但他终究不是真正的血族,他只是曾经炼化了一滴圣血,得到了一些圣血中的圣性罢了。

    他依然是个人族

    之前感受不到这种压制,那是因为他未曾催动血术,如今催动起来,受到的压制就显而易见了。

    只是让陆叶搞不明白的是,自己炼化了圣血,拥有了圣性,怎么还会被血脉压制的

    圣种的血脉也有高低之分么。

    看\人道大圣\就\记\住\域\名\:\\

    http://yetianlian.la/yt41022/33575350.html

    yetianlian.la。m.yetianlian.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