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夺圣血  人道大圣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血河之中,女性圣种的颈脖处没有任何异常,但实际上已经尸首分离,只是因为剑孤鸿出剑太快,所以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

    饶是如此,她身上跌宕出来的气息也在一瞬间提升到了及其危险的程度,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好像是一个被撑到了极限的气球,随时会爆开。

    血爆术的施展,并没有因为她的死亡而告终,而是依然维持了下来。

    无常能退,剑孤鸿也能退,陆叶却退不走,血河还没收回,他又能退到哪里去

    面对这样的危机,他只能疯狂催动血河的力量,朝敌人所在的方位挤压过去。

    轰地一声巨响传出,狂暴的力量跌宕,女性圣种整个人化作一团血雾四散开来,所处之地,血浪动荡不休,余波凶勐扩散。

    这还是陆叶催动血河压制的结果,若是不加压制,对方自爆的威能只会更恐怖。

    血河之外,剑孤鸿三人望着那扭曲动荡的血河,清楚地感知到属于女性圣种的气息消散不见,不免欷歔,斩杀一个圣种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而且这一次若不是有陆叶出手相助,借助血河限制了敌人的一些能力,能不能斩杀还真不好说,大概率会以失败告终,别的不说,一旦让对方施展出血遁术,在场三人除了剑孤鸿有追击的资本,无常和卫扶风都只能在后面吃灰。

    对比之下,曾经单枪匹马就杀了一个圣种的封无疆,实力比他们确实强了不少。

    没有太多欣喜,只是紧张地望着翻滚蠕动的血河,无常吆喝道“陆叶小子,还活着不”

    可以确定陆叶是没死的,因为他的气息还在,血河还在,只是无常也不清楚,陆叶在敌人的自爆冲击下受伤,若是受伤,伤势又怎样。

    很快,血河内就传来了陆叶的声音“无事,还请三位前辈稍稍护法。”

    敌人已死,他得想办法收回自己的血河,正常情况下,做到这种事并不困难,血河能施展出去,自然就能收回来。

    但如今这一条血河并不纯粹,是自身和女性圣种融汇后的产物,陆叶需得将其中不属于自己的部分全部炼化或者分离出去才行。

    这种事对他来说并不难做到。

    而让他感到惊喜的是,在女性血族选择了自爆之后,她原本所在的位置竟残留了一滴金色的鲜血。

    金血之中弥漫着极为特别的气息,赫然是一滴圣血。

    而且这一滴圣血的体量,比起陆叶曾经得到过的那一滴,要大上好几倍有余。

    女性圣种所得到的圣血是分为两部分的,一部分是未曾炼化的,之前催动血河的时候,这一部分就掺杂在血河之中,出现了一条条金色的光带,不过这一部分之前就被陆叶催动天赋树的威能吞噬炼化的差不多了。

    这一部分只是女性圣种所得到圣血的极小的一部分,大头还是已经炼化完全,融入她自身血脉的。

    就是陆叶此刻看到的这一滴圣血。

    他也没想到,圣种死后,曾经炼化的圣血居然会保留下来,而不是随着圣种的死亡一起消亡。

    这么一大滴圣血,比陆叶曾经得到的分量要多的多,他心中明了,正是因为获得圣血份额的差距,彼此间的血脉才会有高低之分,女性圣种才能对自己形成血脉上的压制。

    若他真的是个血族,哪怕是圣种,面对对方恐怕也没多少还手之力。

    可偏偏他是个人族,血脉压制只能体现在血术上。

    换句话说,陆叶如果不施展血术的话,血脉压制对他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这也是陆叶之前没有感受到血脉压制的原因。

    但如果施展血术,那感受就很明显了。

    如此说来,圣种之间其实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只是人族一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毕竟这是属于圣种之间的秘密,谁也不会随意去宣扬此事,哪怕碧血圣地的人族强者们与血族争斗这么多年,也没人能够察觉。

    若如此,那只要能获得足够多的圣血,岂不是可以对所有圣种都形成足够的压制

    陆叶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

    少顷,血河收回,那一大滴圣血也被陆叶收入体内,这东西里面蕴藏的能量太庞大,不是短时间内能炼化的,先收起来,等回头慢慢炼化不迟。

    待将这一滴圣血炼化完全,陆叶相信,自己下次再遇到圣种的话,就不会那么狼狈了,最起码,在血术的施展上,应该不会有多少圣种能再对他形成压制。

    圣血这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这次死去的女性圣种能有所收获,应该也是气运使然。

    闪身而回,无常欣然“好小子,这一次要是没有你,咱老哥三怕是要无功而返,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能施展血族的血术”

    老实说,当陆叶催动血河的时候,无常吓了一跳,还以为又有什么血族强者闯进了战场,结果发现居然是陆叶的时候,着实有些不能理解。

    只不过当时斗战激烈,没功夫去询问什么。

    陆叶如实回道“前次在圣岛旁的血海中修行,我机缘巧合炼化了一滴圣血,得了血族的血脉传承,便能够施展血术。”

    剑孤鸿等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圣血,这还是头一次听闻,但听陆叶的话,大概也能想明白。

    “那圣血人族也能炼化”无常啧啧称奇,还有些蠢蠢欲动。

    修为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已经没办法再有所提升了,所以对自身修行体系之外的奇特力量就很感兴趣,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嘛,说不定能从各种歪门邪道中找出上境的路。

    “人族可以炼化,但诸位前辈最好不要贸然尝试,因为炼化了圣血之后,就会变成血族,我之前认识一个人族女子,就是因为炼化了圣血,如今已是血族中的圣种了。”

    “那你小子怎么没事”无常不解。

    陆叶道“我有手段可以化解圣血中的一些邪性,便可保持人族之身。”

    没具体说,无常也不具体问,只是了然颔首,熄了去找一滴圣血炼化的心思。

    他虽想追寻更强的境界和修为,但如果因为这样失去了人族的身份,变成了血族,那也是无法接受的。

    “三位前辈,此间事了,晚辈也要继续赶路了。

    。’

    耽搁半月时间,杀了一个圣种,还是挺划算的,别的不说,最起码陆叶搞明白了圣种的一些秘密,也借此发现了一条能迅速斩杀圣种的途径,这对未来的局势应该会有些帮助。

    血炼界中,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些圣种,尽管他们数量不算多,但广袤界域笼罩之下,依然为数不算少,哪怕是剑孤鸿等人,一对一也没有任何斩杀的希望,即便几人联手,也未必能够得手。

    血炼界的圣种不除,人族与血族的种族之争就谈不上胜利。

    若不是肩负了安置天机柱的任务,陆叶现在就想深入地下血河中寻觅,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圣血。

    可既要安置天机柱,保证未来九州修士大军进耽搁半月时间,杀了一个圣种,还是挺划算的,别的不说,最起码陆叶搞明白了圣种的一些秘密,也借此发现了一条能迅速斩杀圣种的途径,这对未来的局势应该会有些帮助。

    血炼界中,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些圣种,尽管他们数量不算多,但广袤界域笼罩之下,依然为数不算少,哪怕是剑孤鸿等人,一对一也没有任何斩杀的希望,即便几人联手,也未必能够得手。

    血炼界的圣种不除,人族与血族的种族之争就谈不上胜利。

    若不是肩负了安置天机柱的任务,陆叶现在就想深入地下血河中寻觅,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圣血。

    可既要安置天机柱,保证未来九州修士大军进入血炼界,此事就只能暂时搁浅,等将天机柱安置完成,若时间还有富裕,再行此事不迟。

    “无常前辈,那些天机柱就拜托你了。”陆叶转头看向无常。

    无常咧嘴一笑“放心,会安置妥当的。”

    “那晚辈就先行告辞了”

    陆叶离去了,顺道将留在不远处的鲁常带上,继续北上。

    目送他离开,无常也很快消失不见,剑孤鸿与卫扶风结伴离去,眨眼之间,热热闹闹的血池旁就变得空荡起来,就连大战的痕迹都没有残留分毫,因为这一场大战是发生在血河之内的,谁也不会想到,就在这个地方,曾有一个血族圣种被斩杀。

    无常分走了一半天机柱,时间上就没那么紧迫了。

    而且陆叶也不必再走反复之字形的路线去安置天机柱,现在的他完全可以直线北上,沿途要花费的时间就会变得更短。

    赶路之时,陆叶也在炼化收入体内的那一滴圣血。

    他就发现,随着炼化的进展,自身对血术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除此之外,就是自己的实力有些许提升。

    这是正常的,因为圣血之中蕴藏了庞大至极的能量,这般炼化起来,自然能提升陆叶的底蕴。

    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好处。

    但这是站在人族立场来看待的结果,如果站在血族的立场就不一样了,单单只是一个血脉变得更高贵,就足以让圣种们趋之若鹜。

    陆叶隐约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血炼界中,圣种的数量为何不多。

    按道理来说,哪怕圣种诞生困难,可血炼界存在不知多少年了,长年累月的积累之下,这个数量肯定是能积累起来的。

    但事实上,整个血炼界中,圣种的数量可能不超过一百。

    很大的可能是圣种之间的争斗,血脉低的圣种被血脉更高的圣种给杀了,圣血也被掠夺了。

    http://yetianlian.la/yt41022/33595874.html

    yetianlian.la。m.yetianlian.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