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5章 时间啊,时间  凶猛青春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半年没见了,这个变态的声音还是没变,虽然在大叫,却依然还显得磁性、清亮,中气十足。[ 笔趣阁 www.shengxu5.com ]

    慕容冰雨并没有回应,在我的视线里,她还在往天刀峰这边的悬崖处奔。拼尽了全力,不时跌倒,马上爬起来,不顾一切地奔跑,速度还相当之快。

    张高在她后面追着,不紧不慢,如同在玩耍一种漂亮诱人的猎物。这比就是个变态,明明身手很强,速度很快,却偏偏要如此追击。

    我在迅速抓藤下崖,这已是我练就的基本生存技能之一。不再恐高,只要有借力物,有绳有藤有缝隙,我就能顺崖上下自如。体重是增大了许多吧,瘦削,却至少有150斤了,但灵活性却更好,体力、耐力和爆发力、速度更强。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注意力在下崖之路,也在那边天刀峰。慕容冰雨看不到我,张高看不到我,他们根本想象不到我在这里吧?

    我不会再大喊大叫大骂了,只有闷声快速下崖才行。吼叫没有用,拳头才是硬道理,救下慕容冰雨才是当务之急。

    那边,张高很快又叫道:“冰雨,你这是何必呢?想想,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多好的朋友啊?我的心思,难道还用说很多次你才明白吗?别跑了,回头吧,前面是绝路。”

    他的声音清亮,肺活量很好,也就很有力度,让声音在狭窄的峡谷里回当荡,传得很远。

    我听得心头冷笑起来,这比果然是等不及了,表白了。很显然,他遭到了慕容冰雨的拒绝,真让我欣慰。

    但这情况也变得危急起来,因为张高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得不到的东西,便会毁灭,关键在于这个残阳如血的黄昏里,他要如何毁灭?

    毁灭慕容冰雨这样的女子,恐怕是任何人都不愿看到的结局吧?我在迅速下去,也不禁想起和她相识到后来的点点滴滴,似乎这些东西都在昨天发生一样,我竟然记得很清楚。

    在我的心头,她是美丽迷人的,出尘入仙的傲态之美,唯有香姐能与之气质风韵相媲美。香姐胜出,因为多了一丝的美韵,多了一分女性的温情,多了我们相依为命的镌刻式记忆,如同精神烙印,让我无限爱她。

    慕容冰雨也傲,但并不是一个霸横的人,至少她没有瞧不起我,她当我是朋友,鼓励过我,甚至在成人礼上,我见识了她幽默的一面,甚至能想起她一笑一动,说的每一句话。

    除了爱给钱之外,她在我心中一个印象:完美!我的朋友不多,她也是一个,我有必要从张高的魔爪里将她救出,更何况我拥有三颗水晶球的机会呢?

    慕容冰雨依旧在奔跑,速度很快,像一只飞翔的白天鹅。她有她的心态,不惊不躁,没有像普通女子那样大喊大叫,只有拼尽全力的奔跑,速度比想象中的快多了。

    这样的女子,让我有一种欣赏的感觉,慕容大家族的继承人,果然与众不同。

    张高仍在追逐,仍在叫着:“冰雨,停下吧,前面危险了。”

    “冰雨,别再任性了,好吗?你是冰雪聪明的,你应该停下,回头吧!”

    “没有什么是不可以面对的,磨难,痛苦,包括爱情。”

    “停下吧冰雨,你不能太累的。你忘记了你的病痛了吗?难道非要我这个朋友看着你病痛发作的样子吗?”

    “你知道吗?我会心痛的。不管你理不理解,那都是属于爱人的心痛。爱人,你懂的,一个从小就喜欢你的男人的爱。”

    “是的,我是个男人,我渴望成为你的男人。不是因为贪图你的美貌,更不是因为慕容家族的财与势,而是因为你的心,你的气质,无人能与你的纯净、傲美、淡然从容相比。”

    “你是我心中的完美,你知道吗?请不要拒绝我,我会心痛,会发狂,我不知道要怎么做!”

    “……”

    那一声声,一句句,无一不是我熟悉的语气、调门。张高依然是张高,世间的变态伪君子典范型只有一个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听他那样的话语,我宁愿听师傅的“研究人体结构、探讨男女性趣真谛”,可惜我听不到了。今天,我只将在张高面前证明我的强大。我不知道要不要杀他,但我知道我会踩扁他,用N种方法。

    可前提是:时间,我需要时间。

    我迅速下崖,一头扎进汹涌的长砻江水中。

    江水冰凉,我已身体无惧寒冷,疯狂自由泳横渡。水流急,但这难不倒我,狗刨我不敢说世界第一,但我绝不会很差。

    头顶上,张高依然在声声劝说,声音磁性动听。而慕容冰雨已站到了天刀峰悬崖之上,背后便是近百米的裂缝花岗岩峭壁。她身形修长,大半年不见,已经有些起伏线条之美。

    残阳如血,照射她的长发与背影。山风呼呼,吹乱那一头如瀑黑发。黑发本及腰,此时狂摇,她却那般坚定如冰山女王,直接面对着张高,冷道:“你站住!不许再靠近我半步!”

    我在疯狂横渡近七八十米的江面,已看不到张高的身影,只能看到慕容冰雨的身影——一个让我不禁有些胆颤心惊的身影。

    我的心里在念叨着,时间,时间,慕容冰雨你撑住,我需要时间啊!

    张高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应该是站住了,说:“冰雨,我已经站住了。你不要冲动!你一定很害怕,内心在颤抖。可你看看我,看着我,我没有逼你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接受我的爱,让我们在一起。这一次表白,我花尽了一生的勇气,我不希望得到的是否定。”

    “张高,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你那天如果不说爱我,我还能当你是朋友。可现在,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我们是敌人!我恨我没有力量,没有本事,不能与你及你的爪牙抗争!张高,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险恶、毒辣。原来,曾经的你,都只是表象,只是迷惑人心,你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我怎么会爱上你?怎么会?我一直只喜欢当你是哥哥,根本没想过要和你怎么样!而现在,更不可能了!”

    张高笑了,笑得有些凄然:“呵呵!呵呵……哥哥?哥哥!呵呵!冰雨,你去年已成人,今年已芳华十九,青春时光转眼已过半如烟云消散,仅剩……”

    慕容冰雨冷声打断了他的话:“无耻的变态,不要和我拽文字,我恶心你所有的话语和嘴脸,从前的,现在的,没有将来的!你这个人渣,你的心、你的嘴侮辱了语言和文字!为什么老天不一道炸雷劈了你这样的人渣?为什么还要让你活着,让你为非作歹,滥杀无辜?阿森有什么罪过,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要无情地杀害他?”

    我已上了岸,穿过巨大的花岗岩碎石滩,冲到了天刀峰脚下,正要上爬。听得此话前半,感觉很爽,慕容冰雨骂得有特点,可后半截,让我心头顿然一沉!

    张高这个疯狂之徒,他竟然杀了阿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连阿森也不放过?是他亲自动手的,还是他的爪牙动手的?哦,他的爪牙里,据说有一位猛人,是谁?

    而张高却还是那么温和道:“冰雨,男人的世界你不懂。阿森之所以死,那是因为不识时务。当然,还没有找到尸体,不能证明他死了。我爱你,我要得到你的人,你的心,只能如此,请你原谅。爱一个人,无论多么疯狂、变态,都是因为爱,爱的本身并没有错……”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这些无耻之言,你不配说爱!阿森被你的狗腿子那几枪打得好惨,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他能活吗?死不见尸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吗?你站住!”慕容冰雨突然提高了声音:“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从此以后,张家将受到慕容家无穷无尽的报复!别以为我丢了手机,我就不能向家族求救。丢之前,我已经快捷发出了信息。张高,你别逼我!”

    “冰雨,别别别!我不动,我不动,你冷静一点!”张高显然是有些慌了,连声高叫道,声音都温和不起来了。

    我心里也在祈祷着,慕容冰雨同学啊,你可冷静一点啊,不能果断地跳下来啊!

    那时,我已爬上了磨刀洞。来不及看洞里面了,抬头看了洞顶上方五米处的苍翠古松,马上黑煞狼牙抠住洞顶的裂缝,迅速向上爬去。我的兽皮鞋都脱掉了,这样攀爬更有力、有效,我的脚就是铁打的,早已老茧无数,如壁虎的掌,只要有岩石起伏和缝隙,都能蹬紧了不掉下。

    张高,再给老子五分钟,老子让你今天玩完!

    ps:时间太耽误了,怎么码都自我不满意,对不起大家,但总算是完成了。

    下一更,将在明天九点以后与大家见面,敬请期待,绝对精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