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7章 唯有阴阳相合  凶猛青春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奈!

    我憋了很久,一直在拼力展开最快的速度,希望干翻张高,可没想到慕容冰雨跳得这么快。[ 笔趣阁手机站 m.shengxu5.com ]

    张高的疯狂大笑声中,我只能先尽力救慕容冰雨,暂时放过这丫的。这种人渣,运气真好。

    除了疼痛,其实救慕容冰雨的难度并不大。她高挑,顶了天有九十斤出头,我能抱死她不松手。

    逃亡的路上,爬山崖也干过,也遇到跌滑的情况,黑煞狼牙都救了我。我谢谢侍恒,智龙的贡献功不可没。

    不到五秒钟,我已右脚外侧、大腿、右胯擦得不行了。饶是有兽皮的短裤,也不经磨。

    下降速度相当之快,两人体重和重力加速度,让我拉断了右手黑煞狼牙弯钩副爪,失重感极度明显,慕容冰雨再次惊声尖叫起来。

    下方就是磨刀洞上头的古松,我们朝着枝叶茂密处砸去。

    我并未慌乱,经历过救小榕阿姨的情形。那时就像条件反射一样,左臂圈她的腰,右臂搂她的胸,凌空反转,变成了她仰面在上,我在下。

    刚刚转身完毕,“刷啪”一声,后背重重地砸在密实的松枝上。结实的兽皮挡住了松针、枝头,并未刺穿,只是冲击让内脏略有震荡,瞬间的肌肉紧绷,保护了我的身体。

    “咔嚓”巨声,古松枝如破竹而断,我们砸穿枝叶伞盖,再次向下落去。

    脚底近五十米处,便是花岗岩乱石丛,要是落下,重力加速度很猛,我再也无法调整身形,两人绝对要摔死。

    那一瞬间经过磨刀洞口,我强行调整身形,变为直立抱她,右手闪电般地一伸,五指如钢爪,抓住了洞口下缘。

    右侧身体有些撕裂痛感,但对我来说已是小事一桩。我稳住了身形,右臂猛地用力收缩,左腿向上伸去钩住洞口,然后带着我与她的重量,翻身就上去了。这种动作,对现在的我来说,轻而易举。

    翻进磨刀洞,我就地一滚,后背着地,仰抱着慕容冰雨,左臂搂腰,右臂搂胸,大喘了一口气。确实好险,但很刺激。感觉右脚外侧、大腿和右胯血在流,火辣辣的。

    她在颤抖不停,牙齿都抖得格格直响,身上有些冰凉。

    刚好喘了他妈一口气,便听到张高的大笑声中,头顶传来“嘎咔咔”的脆响声,身下的石头地面在震颤。我翻身起来,将她平放在地上,伸出头去向上一看。

    我艹!

    上方的山体在崩裂,被砸断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古松正在歪斜向下栽。古松上方,巨大的花岗岩山体迸裂如冰,山石即将滚滚而下。

    山峰上,张高大笑突然中止,惊骂了一声“我靠!!!”,然后没声音了。

    我赶紧一伸头,抱起慕容冰雨往洞里面冲去。这不得了啊,上方山体坍塌,谁知要垮多厚啊,只能往洞里面去,能冲多深是多深吧!

    身后,已是光线突然暗淡,无数的巨石纷落如雨。山体摇颤着,隆隆啪啪的滚石声不绝于耳。

    石头落到崖底,发出如哐piapia的爆碎声、撞击声,还有轰哗哗的击水声,震得谷里回声荡荡如雷……

    无法想象外面的场面,若在外头,我们已死。落地侥幸不死,也得被滚下来的山石砸死。

    我只想着头都塌了,要是张高也连峰摔下死了,也是他活该,但也好遗憾,因为我没能亲手宰了他!

    抱着慕容冰雨往前狂冲,感觉身后的洞穴也在垮塌,地面龟裂炸开,速度简直是压着老子的脚步,太骇人了!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始终是渺小的。

    一口气,速度爆到极限,我冲了近三十米的时候,身后突然一亮。山体还在震颤,外面的轰击声还在响着。眼前山体突然岩石一沉,道路被阻掉了。

    靠!我惊得一声冷汗,赶紧急刹车,差点一下子撞在那下沉的石头上。

    妈的,这下子完蛋了!

    还好,还好……

    我站在那里,感觉着山体的余震,回头看了看,更是背后冷汗狂冒。

    不到三米之外,新的洞口像鲇鱼嘴,两米多宽,残阳血芒照耀着,能看到对面我栖身的山坳和下来的老藤,能听到最后的滚石落底回响声。

    然后,天地静谧。一群惊慌的鸟儿飞过峡谷顶上狭长的天空。

    结束了,平安了。以后再也没有天刀锋了,再也没有磨刀洞的石刻古字了。

    若是我跑慢一秒钟,速度不爆到极快,虽然救下了慕容冰雨,但我们依旧难逃一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我……呵呵……依旧要逃亡。

    我也是惊魂未定,暗思了一下。这里的山体本就裂缝很多,不牢固了吧,也许……我们砸在古松上,松根震动,这是压崩大山的最后一根稻草的功效了,唉,差点就死了。

    低头看看怀里的慕容冰雨,她身体已经冰凉得不行了,娇躯颤抖着,银牙咬紧,不知什么时候双手勾抱在我的脖子上,漂亮的脸上红晕浮动,竟有大颗的冷汗在渗出。

    那时才发现,松枝挂伤了她的小腿、双脚,只有血珠渗出,并不碍事,但那紧身的露肩白裙挂断了左边肩带和左侧的裙布。裙布垂垂,娇躯半露,小内雪白蚕丝质,玉体生香,晶莹剔透。

    右腹侧,赫然有一道几乎看不见的手术伤口。那是植肾的痕迹,按肤表纹理切开又愈合,足以说明周清泓技艺之高超,让她的女儿依旧美得无瑕疵。

    残阳血芒余晖里,她依旧那么漂亮迷人,让人心神为之晃荡。

    我知道她可能是惊吓过度,也可能是张高所说的“痛苦的病症”犯了。

    我想了想,马上将她放下来。这磨刀洞里面并不宽敞,只有五六个平方的样子,洞顶约两米左右,扁平形,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我顾不上自己的伤势,流血的事太正常了。马上脱掉自己破烂的兽皮短衣、短裤,都给慕容冰雨穿上,我自己只剩下一条内裤。

    面对这样的美人,我无法控制住冲动,浑身燥热,那根也不听话。

    可是,慕容冰雨依旧冰冷,冷得打颤,冷汗狂冒,兽皮衣物也不顶用。

    夕阳早已隐去,夜空黑了下来。尼玛,外面又是电闪雷鸣,狂风四起,下起了倾盆大雨,这鬼天气!我们彻底失去了任何对外联系、求助的机会。

    我没有办法了,背她下崖去求医求助,已经没有可能了。

    我只得抱住她,紧紧地抱住,手伸进去,疯狂地搓着她细腻光滑的后背心、手心、额头、脚心、肚脐和腰后肾处。这是《老子宝典》里教的,暖透这些地方,机体会有活力呈现。如果这都不顶用,那就只有……

    我真是郁闷,本来这样的急救也太刺激人了,我那根都胀痛死了,但是慕容冰雨病情依旧啊我的天啊!

    难道非要逼我“天人交汇、阴阳相合”吗?也不知道《老子宝典》里说的管不管用,师傅死了,但他的邪恶似乎永存啊!

    抱着她,我感觉像是抱了一块冰,把我都冷得不行,偏偏心是热的,有个地方更热。

    雨越下越大,凉凉的空气带着水珠子被风侧吹进来,扑到我的身上了。

    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啊!眼睛一闭,低下头去,狠狠地吻上了慕容冰雨的冰凉的唇。

    身体震颤,我特么全身都炸了似的,感觉人都要飞起来了。

    管不了那么多,什么也不能想,救人要紧!放任她的病情发展,她会冻死的。

    我的手不放空,应该搓的地方还是搓,嘴也不拼命地渡热气,狂吻。

    嘿……我的娘啊,师傅的办法竟然管用。

    《老子宝典》里说:吻的力量,原始行为的力量,至阳至刚,能让心脏沸腾起来,血流汹涌起来,产生极大的热能。

    慕容冰雨的唇暖了些,身上似乎也好些了。

    我的天,她有反应,紧搂着我的脖子,生涩地回应着,越来越疯狂,。

    热烈的桅子花香来自她的身体,让我也像心都要炸了,呼吸都要窒息了,灵魂深处都燃烧起了渴望,我迷失了。

    潜意识里呼唤着香姐,一遍又一遍,可……我挡不住慕容冰雨啊!

    于是,就在那狭小的洞穴里,外面狂风大雨,雷电交加,我终于还是……

    ps:好吧,别激动啊,别激动啊!什么铺垫都是应该的啊,在生与死的时候 ,张高的本质,慕容冰雨的表现,恩怨的伏笔,小雨的行动和心境,统统都得要吧?该发生的都会自然发生,不是一来就啪啪,叉叉,哦哦~~~~~

    下一更,下午四点半左右送到,敬请期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