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8章 青春血流成河  凶猛青春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风声雨声,雷鸣声,是疯狂的协奏曲。[ 笔趣阁 www.shengxu5.com ]

    闪电不时照亮洞穴,是催人爆发的光芒。

    闭上眼睛,让时光停住,绽放出团团火花。

    我的身体在流血,右脚外侧,大腿,右胯。疼痛已经忘却,因为青春在燃烧。

    燃烧的青春,投入另一个世界,那里有青春的洪流,汹涌而澎湃。

    阻碍是坚韧的,却阻挡不了前进的步伐。

    穿过她的黑发我的手,越过我的肩背她的手,我们抓不住命运的把柄,只有在命运的捉弄中沉浮、挣扎、颤抖。

    汗与风雨一样激烈,呐喊在心底,发不出,憋着难受。

    “噗咔”一声,让人震颤,呼吸凝滞,僵化。

    一声尖叫,响彻我的耳鼓,我像要爆炸似的。

    天如同坍塌,地如同沦陷。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只属于慕容冰雨的世界,或者是青春最绚丽的世界。

    让人震撼、摇颤、悸动的世界,燃烧的青春热血,融化了时光,融化了灵魂。

    十九岁的年华,彻底盛开。那像是一种指引,又是激战的号角,更是我的……成人礼!

    十七岁这年的彪悍,燃烧的青春,让我忘记了一切。

    思维在混乱,脑子里闪过的香姐的面孔,闪过慕容冰雨的面孔,是她,不是她,又是她。交替变幻,美艳绝伦,让人错乱,魂不守舍。

    片刻的宁静、僵化之后,泪流满面,节奏没有错乱。

    天刀峰似乎在疯狂地震颤,长砻江在咆哮,雷声轰响,天与地一起疯狂舞蹈。

    扑身而来的风和雨是最好的见证使者。它们冷冷的,浇不灭两团燃烧的火焰。

    慕容冰雨,她是雨,燃烧而沸腾的雨,哭泣的雨,声嘶力竭的雨,又如汪洋恣肆,吞没了我的所有。

    我是林雨,我是雨,曾经的小雨,十七岁已成长得倾盆狂浇,浇打着生命里无法抗拒的诱惑,灭不了,它越发壮大。

    这是雨的缘分,是雨的疯狂,让青春血流成河,我们在河中窒息,拼命呐喊,翻滚,摆脱不了,无休无止地挣扎、徘徊,随着浪潮起起伏伏,永不放开彼此。

    爆炸的思维,爆炸的青春,爆炸的人生际遇,是磨难中最美的美好。

    张高的肾,你知道它的威力。只有一颗,拯救过慕容冰雨的生命,却演化出青春的激昂,就在这悬崖峭壁上,数十米的绝洞之中。

    而我,只有肾,两颗,其他什么也剩下。我不知道它们有多强大,如同我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身手。

    当两个世界的碰撞交融产生,我的师傅所有的一切我都领会过来。

    他引用圣人的话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说女人是成就男人的唯一动力,更说民以食为天,人以性为天。没有这个东西,何以有人,人何以存在、繁衍与传承?

    风未停,星月未明;雨未住,绝壁岩中春无数。

    几度消停,几度焚情,几度人生已忘形?

    有笑话说某个人酒量很大,伸一个手指头,表示一直喝。

    而我像一个笑话,一个青春的笑话,伸一个那根,表示雨一直下……

    凶猛的青春,凶猛的时光,在逃亡的路上我是凶猛的独行兽,但彼时,我已不再孤独。

    有人陪我一起流血流汗,有人陪我一起呐喊、挣扎,让灵飞上云端,让魂游在八方九天。

    冰山般的仙子,她迷蒙着双眼,她认出了我,化为了火,燃烧着一切。

    而我,除了灵魂,什么也不剩下,忘却了身在何方。

    沉醉,沉醉,迎越激流,奋勇不歇,不歇……

    不知过了多久,时光的脚步就是那么无法把握。

    我终于清醒过来,怀中已是让人怜惜的一片温香,面对那张泪流满面的脸,我的心头涌起无尽的歉意。

    放开吧,哪怕我的双臂依然有力。我低沉如哀:“慕容,对不起……”

    “林雨,你没有……没有……”

    这是她的回应,低音柔柔,孱弱不堪,细软挠心,让你止不住心头怜疼万般。

    我站起来,竟然怅然若失,身体摇晃不已。

    很久很久的活动,你试试你的身体摇晃不?

    我转身朝洞口走去,步履沉重,摇着头,喃喃话语着“对不起”。

    洞口处,风狂雨急,我站在风雨里,望着天空扭结的闪电,张开双臂仰天长啸:“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雷声轰然,掩盖了我的咆哮。声吼力竭,我颓然顿地,低着头,呆呆地看着倾盆之雨,接受着它们无尽的洗礼。

    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竟然只有一张清晰的脸——香姐,她是那么深刻,如同永恒,让我泪水奔流……

    那时,我听到了洞内一声长长的叹惜,刺得我心头疼痛难挡。

    我流着泪,呆呆地顿坐在那里。身上应该流血的地方,也在流血,膝盖已磨得血肉糊糊,血水被雨打风吹净,不断地流,我却忘记了疼痛。

    强悍的身躯如同垮掉,身体空了,感觉灵魂都堕落了。脑子里除了香姐的身影,竟然还有慕容冰雨浮现出一角,越来越壮大,曾经的一切过往,都涌了上来,让我难以忍受。

    一个远在天边,一个近在眼前;一个爱我疼我照顾我,一个鼓励我尊重我;一个在等我强大到给她一切,一个已经给了我最珍贵的一切;一个……一个……

    不知什么时候,慕容冰雨来到我的身边。她坐在雨里,紧挨着我。

    我长高了,她依然比我高。她伸出双臂搂着我的肩膀,她的身上是滚烫的,带着桅子的清香。

    她依旧穿着我的无袖兽皮短衣和裤子,简陋而粗犷的着装套在迷人万千的身上,她有别样的美。

    雨打在白晰莹润的肩臂上,砸出红晕,在电光中溅出朵朵晶莹的水花。凌乱的长发湿透,盖着她红润无比的脸庞。

    我挣扎着,移开了,扭头看着她。湿透的长发遮住了脸,我叫道:“你回去!这里雨太大了!”

    她拉住了我的手,摇摇头,有些咳嗽,大叫着:“我不回去!我不怕雨,你就是雨!”

    她的眸子里有无尽的亮采,让我心里沉重,又吼道:“太冷了!你会犯病的!”

    “我不怕生病!生病有你!行走在死亡的边缘也有你!你是死神的死敌,你可以把我拯救!你是不灭的火,你温暖了我!”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只能那样!可我……可我……”

    我吼不出来,狠狠地拳砸在石头上,感觉不到痛。

    “咳咳……咳咳……”她摇着头,泪水奔流,极度凄然,紧紧抓着我的手,一阵狂咳,尖叫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孟云香,你当我是朋友!”

    “可你已经在我脑子里!你和香姐一起,我的头很痛!”

    “你的痛是我的幸福、满足!我会永远记住今天,尽管永远对我来说已经很短暂!我会舍弃这颗肾,然后在痛苦中死去,也许……只有一年的时间了。”

    我很难过,甚至叫做心痛,大吼着:“你什么病啊?为什么这么残酷?”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是叫道:“残酷的事情多了去了,但你是人生里的一抹温情,暖透一切!”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有!你有!你就是有!”她像是撒娇一样,拉着我的手,拼命地扯拽。

    我无言以对,感觉她的手好烫。闪电光中,她的脸红得吓人,然后猛烈地咳嗽,嘴角竟然有血丝涌现。

    我吓得赶紧起身,拉起她来,她的身体却是乏力得厉害,人也摇摇欲倒。

    “你发高烧了,肺部有感染,快跟我回去!”我大叫着,抱起她,转身冲进洞里。

    进洞将她放下,外面风雨声与雷声太大了,我只能大吼着:“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

    她躺在那里,手不松开我的手,却抓得很无力,急切地说:“你要去哪里?这里没有医生的!”

    “我可以给你找到退烧的药,消炎的药,就在悬崖下,我知道那种草在哪里长着!”

    “不要!不要啊!你会……摔死的!咳咳……”她眼泪汹涌,摇着头,凄然如哀求,止不住地咳嗽,鲜血已从唇间涌出来,触目惊心。

    “我死也不能让你这样!”我用力地抹开了她的手,大步朝着洞口走去……

    ps:只能写成这样了,原谅我的能力有限,还不知道能否通过审核。

    接下来,是风雨丽人同行,还是独行天下?求支招,求支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