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千零二章 对抗始祖之法  万古神帝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年前,我去空间神殿,就发现了一个小问题。不周山的高度,竟然下降了一些。」

    「本以为是当年那一战造成,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但,第二次进山,发现天地规则也发生了微妙变化,这才深入查探。」

    「你猜发现了什么,不周山的内部,居然被挖出一个巨大的空洞。」

    赵公明与张若尘交情颇深,于公于私,对他都不会有隐瞒,继续道:「根据那个空洞的形态和留下的纹路印记,大概可以确定,是一具龙尸被挖走。」

    「龙尸体形庞大,长约八万里。」

    张若尘沉思片刻,道:「不周山历史悠久,可追述到太古,无论葬着什么,都不奇怪。」

    「这么巨大的龙尸,还是很罕见。而且,涟公子遍查史书,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记载,想来龙尸生在极为久远的时代,来历已经不可考。」

    赵公明又道:「丢失一具古尸,不算大事。但,经过全面调查,居然不是空间神殿的神灵所为,这就太奇怪,也太危险了!所以,涟公子让我来询问帝尘,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让我们调查空间神殿?」

    张若尘没有将阎无神讲出来,道:「是从孔雀天后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东西。」

    赵公明眼中一抹亮光闪过,道:「那就对上了!我们怀疑的修士中,拜访过空间神殿的孔雀天后,就是其中之一。那龙尸,也不知是什么身份,竟引得她这位妖族巨头亲自去盗取。」

    张若尘笑道:「公明战神打算如何应对?」

    「当然是要以空间神殿的名义,将之讨回。」

    赵公明绝非愚蠢之辈,此事能够引起张若尘这样的人物重视,绝对不简单。

    「小心为上,可以先禀告天尊,由他定夺。我还有要事处理,就不留公明战神叙旧了,瑶瑶,替我送一送。」

    张若尘善意的提醒一句,便向剑阁中行去,独留脸色巨变的赵公明定在原地。

    看来此事比自己预估中,更加可怕。

    池瑶道:「战神,请!」

    ……

    剑阁的第一层,清字第一号房。

    这里长宽皆百丈,地面铺满黄金,墙面尽是玉壁,书架一座座,摆放有数不尽的剑诀典籍。

    十根三人合抱粗细的金柱,撑起这第一层七十二房的第一房。

    殒神岛主、问天君、残灯大师、盖灭、禅冰、蚩刑天,太古生物的四位老族皇,呈圆形站立。

    在他们中间,是已经被封印了的九首石人四颗石首和神武使者「无视」。

    无视脸部的那团光晕极为暗淡。

    一道道半祖规则,像锁链一般,围绕在他周围。

    「若尘出关了,怎么样,伤势痊愈了吗?」殒神岛主问道。

    「已无大碍。」

    张若尘轻轻点头,盯向无视,道:「问天君、太师父,你们可有对他再次搜魂?」

    当初,盖灭吞了无视的部分神魂,得到了他的一些记忆。

    但收获微乎其微。

    搜魂神武使者,固然会得罪神界。但张若尘不信,以太师父和问天君的修为境界,会畏惧这些。

    殒神岛主道:「他神界的记忆,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封禁,无法突破过去。」

    「莫非是始祖?」张若尘道。

    殒神岛主道:「可能性不小!」

    在场的修士,没有一个心情不沉重。

    只有三位半祖,神色依旧平静。

    「还是有搜获的。」

    殒神岛主徐徐道:「根据无视在离开神界后的记忆,他们四大神武使者,是奉了一位叫做真宰

    的存在的命令,携带天魔始祖神源和百旗混沌图两件至宝,欲联合宇宙各界的强者,一起镇杀大魔神。」

    「换言之,他们应该是真心想要帮助我们应对始祖之祸。只不过,此前神界释放了黑手,大家对他们的信任度有限。加上神武使者傲慢的态度,才弄巧成拙。」

    「其中,与我们关系最大的一点,在百旗混沌图上。」

    「据说,集齐百尊强者,一起催动此图,可对付始祖。」

    「百旗混沌图本在无视的身上,但现在却不在了!」

    众人目光,齐齐盯向盖灭。

    盖灭立即撇清关系,道:「我可没有拿百旗混沌图,碲,一定是他。他将无视送给帝尘之前,就将百旗混沌图取走了!」

    蚩刑天道:「我说什么呢?碲当初攻伐昆仑界,便是不可饶恕之罪,怎么能信他?他和七十二品莲、黑暗诡异,就是一伙的。」

    「现在我们是有理都说不清了,神界肯定以为是我们伏击了无视,夺走了百旗混沌图。」

    「依我看,唯一的办法,就是神界找上门来之前,将碲拿下。就算拿不下,也得逼他交出百旗混沌图,还有天魔留下的那柄石刀。」

    蚩刑天对那柄石刀可是垂诞得很,觉得那是他才能继承的珍宝。

    连始祖的石身都能破,力量得多强?

    「剑界的确是有这个实力,若对碲出手,算本座一个。」

    盖灭深知当今这个世道有多危险,需要忌惮的强者比乱古时还要多,自是打算先加入剑界旗下。

    至少张若尘是一个让他感到放心的掌权者!

    张若尘取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碎石,递给殒神岛主,道:「太师父,这是碲石身的一小块。凭借它,能推算碲藏身的位置吗?」

    殒神岛主接过石块,以精神力推算起来。

    半晌后,殒神岛主轻轻摇头,道:「碲的修为,与我处在同一境界,拥有反推算的藏匿手段。而且他掌握着妖龛,可以隐藏到时间长河中,甚至藏到过去未来,便是始祖想要找他,都非易事。除非他主动现身,露了痕迹。」

    半祖,已经沾上「祖」字,哪怕面对始祖,也绝非毫无反制力量,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藏匿。

    碲能够活到这个时代,本身就有一流的隐匿手段。

    张若尘道:「如果使用他的头颅推算呢?」

    「倒是可以一试。」殒神岛主道。

    天下修士皆知,碲的头颅,是被石叽娘娘镇压。

    正是如此,话到此处,问天君道:「当前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找到可以对抗始祖,让始祖忌惮的力量。」

    「自爆半祖神源,固然有一定威慑力。」

    「但,始祖真要对付剑界,也就绝对不可能给我们自爆神源、神心的机会,一旦偷袭,将毫无反抗之力。更何况,就算自爆神源、神心,也等于是拉上无定神海上的所有大世界的生灵,与其同归于尽。两败俱输!」

    「夺取百旗混沌图倒是一种策略!」

    「刚才本君和岛主已经商议过,觉得集齐九鼎,或者七十二层塔,或许都可对抗始祖。甚至是,主动设局,将始祖镇压。」

    「九鼎中,时间之鼎和虚无之鼎,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想要集齐难如登天。所以,只能从七十二层塔入手!」

    「十八层剑阁和十八层幽冥地牢,皆在我们手中。唯缺,落入石叽娘娘手中的十八层鬼门关,和重明老祖手中的十八层幽冥炼狱。」

    蚩刑天笑道:「传说,帝尘和石叽娘娘关系极其不一般,既然有把握从她那里取到碲的头颅,说不定也能将鬼门关取回。毕竟,鬼门关自古就是

    昆仑界的固有之物,要是可以……不如将石叽娘娘也拐来无定神海,多一位半祖,应付始祖就能轻松许多。」

    禅冰道:「鬼门关,宿命镜,本就是不动明王大尊祭炼出来,帝尘乃是大尊后人,去索要鬼门关,是理所应当的事。站在实力的角度,石叽娘娘也没有理由不归还。」

    「你们这是在坑害我!」

    张若尘笑道:「石叽娘娘可是半祖,以半祖的傲气,我若以实力压她,必然得不偿失。此事,你们就别掺和了,我去试试,想来石叽娘娘面对黑暗诡异和始祖的压力,应该会选择报团取暖。」

    问天君道:「既然如此,重明老祖那边,便由我去谈,当年还算有那么一两分交情,看他会开出什么价码。」

    张若尘已经推算出十八层幽冥炼狱和冥海被镇压在妖神界。

    如今妖神界在天庭宇宙的声势,可谓一时无两。

    重明老祖更是已经有昊天之下第一人的称谓。

    张若尘问道:「我倒是很好奇,重明老祖以九十三阶的精神力,怎能镇压得了冥海,还在一众强者的虎视眈眈中,夺走了十八层幽冥炼狱?这场百年之战,到底怎么回事?」

    冥海的力量恐怖,曾撞断修罗星柱界,裹挟走了天河和鬼门关,天庭宇宙和地狱界无人可挡,妥妥是半祖级的力量。

    在南方宇宙的妖众帮助下,重明老祖或许能够与冥海一战,但,想要将冥海镇压,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镇压一位半祖,至少需要两三倍的力量才行。

    「帝尘,你太低估重明老祖了!」

    禅冰亲眼见证了那一战,道:「与妖祖岭一起出世的,还有妖祖留下的梧桐神树。妖祖,可是九大祖巫之—!」

    「极望可以凭借龙巢中的力量,抵挡黑手的攻击。重明老祖凭借妖祖岭和梧桐神树,再加上南方宇宙的诸神,就是拥有了镇压冥海的实力。这是始祖之下的至强力量,帝尘若轻视他,将来若敌对上,必要吃大亏。」

    「其实出手的还有石叽娘娘和阎寰宇他们,重明老祖算是以逸待劳。」

    问天君进一步确认了这一点,又道:「或许九大祖巫留下的手段,可以对抗始祖,只不过极望和重明老祖,还无法将之完全发挥出来。」

    蚩刑天眼睛一亮,道:「这岂不也是一条对抗始祖的努力方向?龙主的修炼速度可不慢,天尊级和半祖,皆是可期的。」

    问天君行事果决,立即便出发,赶赴妖神界。

    殒神岛主向张若尘问起了刚才赵公明的事。

    张若尘便将不周山龙尸被挖走的事,讲述了出来,继而看向太古生物的四位老族皇,道:「我听说,荒古之时,有太古生物的始祖被祖巫镇杀,埋葬在不周山中,不知此事四位可有确切消息?」

    火族老族皇道:「太久远了,根本不可考证。流传下的只言片语,绝大多数都信不得。」

    金族老族皇道:「七十年前,老夫遇到了几位老朋友,但他们受体内意识诅咒的影响,理智不存,对我们大打出手。帝尘能够化解我们体内的诅咒,可否念在木族老族皇在幽冥地牢为对付九首石人付出了生命,再帮太古生物一次?」

    张若尘正斟酌之际。

    池瑶从外面走进来,道:「老族皇此言差矣!其一,你们太古十二族,与大魔神的仇恨,比我们更深吧?去幽冥地牢杀他,可不能算是在帮帝尘。你们这是在为自己雪耻,也在为太古十二族的未来考虑。对付始祖之祸,人人有责,怎就成帝尘一个人的事了?」

    「其二,你们要救的是六位老族皇,个个修为超群,这不是一件事,是六件事。而且是六件极难办到,存在不小危险的事。」

    殒神岛主、禅冰、盖灭等人脸上,皆露出一抹笑意,相继离开剑阁。

    他们看出,池瑶并不是在阻止张若尘帮太古十二族,而是要和四位老族皇谈条件。

    换做张若尘,说不一定已经答应了!

    毕竟化解六位老族皇的意识诅咒,本身就是在对付冥祖派系,根本不需要附加条件。加上木族老族皇的陨落,张若尘心中多少都有一些愧疚。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土族老族皇紧锁着眉头,道:「有什么条件,池瑶女皇尽管提便是。」

    张若尘对池瑶轻轻摇了摇头,道:「四位,我张若尘答应过的事,从来都是算数的。既然当初邀请你们前往幽冥地牢,那么,帮你们化解意识诅咒的这份情,自然也就一笔勾销,不再存在谁欠谁。」

    「至于另外六位老族皇,能帮我一定会帮。四位只需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太古十二族绝对不可倒向冥祖、黑暗诡异、神界的任何一方。」

    「这是自然。」

    四位老族皇几乎同时说道。

    张若尘又道:「若有一天太古十二族攻伐宇宙,不可与剑界为敌。我很清楚,面对宇宙级的战争,索要一句口头上的承诺,显得极为幼稚。但,我还是希望四位可以承诺这么一句!」

    见张若尘没有狮子大开口,四位老族皇皆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火族老族皇眼中多了敬意,声音嘶哑:「帝尘高义!别人我不管,老夫和火族,今日答应下了你的这两个条件。今后,谁若违背今日之言,老夫第一个不放过他。」

    水族老族皇性格开朗,笑道:「帝尘要不再提一提别的条件,你这样,我们太古生物可是欠了你天大的人情,今后怎么还?」

    ……

    池瑶见张若尘与四位老族皇笑语一片,嘴角暗暗浮现出一抹笑容。

    她本就是来唱黑脸,给张若尘唱红脸的机会。

    与他们谈利益,以张若尘现在掌握的资源和宝物,太古十二族能够给他什么?

    难道每一族送一位美人过来?

    太古十二族目前最大的价值,就是这些实力超群的老族皇。以感情笼络,将来剑界遇劫,或者张若尘有求,他们岂能不应?

    讲利益,与趁人之危无异,终究只是短暂的,反而会惹得这些老家伙心底反感,甚至是记恨。

    木族老族皇能够舍身,救眼前四位老族皇。

    四位老族皇能够放下身段,求张若尘营救另外六位老族皇,显然皆非自私自利之辈。

    哪怕退一万步,就算他们不念这份情。化解了六位老族皇体内的意识诅咒,即削弱了冥祖派系,宇宙中又能多一股对抗长生不死者的力量,依旧对剑界有利。

    与四位老族皇谈妥后,禅冰找上张若尘,道:「对不起,很难启齿……帝尘,我恐怕无法完成一个元会的承诺,得回白衣谷了!」

    张若尘当然可以理解,笑道:「你的这声帝尘,我很喜欢。再稍微等等,我与你一起去白衣谷,这世道,天尊级单独出行,也不怎么安全。」

    http://yetianlian.la/yt318/35679157.html

    yetianlian.la。m.yetianlian.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