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千零三章 回血绝家族  万古神帝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盖灭等在剑阁外。

    夕阳照射下,雄伟英卓的身形,在地面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张若尘让池瑶先去安顿禅冰和四位老族皇,独自一人,走过去,道:「至上柱怎么给我一种萧索的垂暮之感?」

    盖灭指向地平线上通红如丹的落日,道:「这个时代强者辈出,个个舞动风云,争雄斗谋,远胜乱古,心中怎会没有一丝掌握不了命运的落寞?今后千万别再叫什么至上柱,当不起。」

    大时代下,人人皆是水上行舟,只能顺势而为。

    张若尘能理解他的心情,笑了笑:「至上柱本身就修为深厚,又接连吸收了雄霄魔神殿的殿灵魂火和大魔神的始祖心脏,幽冥地牢一战,吞噬了无数始祖力量吧?距离半祖,恐怕也就临门一脚。」

    盖灭摇头,夕阳映照下,轮廓如雕的脸庞红黑相间,道:「半祖和天尊级看似只差一个境界,实际上,隔着天堑。

    殒神岛主、天姥、昊天、酆都大帝、问天君,他们能够破境成功,固然是因为天资绝代,更因为他们属于这个时代,与这个时代的天地规则契合。」

    「像我、碲、石矶、巴尔,不属于这个时代,想要再破一境,比登天还难,比那些夺舍归来的修士都更难。」

    「长生不死者或许有办法助我们破境,但祂们值得信任吗?要获取他们的信任,又要付出什么代价?」

    「长生者经历了无数事、无数人,必然淡漠情感,视天下修士如多狗。哎……」

    张若尘不知道盖灭这番言语是在故意表明自己的态度,还是发自真心的感慨,只能说他现在的处境,的确尴尬,已经到必须站队的地步。

    七十二柱魔神已经死得差不多。

    幸存下来的,蒙戈加入了天庭,巴尔在幽冥地牢与九首石人达成合作,算是彻底加入冥祖派系。

    盖灭这番话,无疑是在试探张若尘。

    也是在等张若尘的一个承诺。

    张若尘道:「至上柱哪怕不突破半祖,只凭现在的修为,进入主宰状态,战力也是天下一等。」

    「在半祖面前,也就多撑几招,有两三成机会拼个同归于尽。」

    盖灭瞳孔深处闪过一道失望之色,直接将话挑明,继续道:「帝尘,在我看来,除了长生不死者,唯有你的一品神道展现出来的辅助修炼能力,可以助我破境。当初,我笃定碲真的想要与你修复关系,就是因为这一点。可惜好像猜错了!」

    「帝尘若要去和石矶做交易,这也是一个不轻的筹码。」

    「这样说吧,只要帝尘承诺一句,将来修为更进一步,能够在修行上助我一臂之力。今后盖灭便誓死效忠剑界,追随帝尘征战南北。」

    能够让一位至上柱放低心态至这一步,固然有他对半祖境界的渴望。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张若尘现在的战力,已经在他之上。

    在幽冥地牢以一敌三,镇压九首石人的三首也就罢了!

    异时空一战,更是一剑击退黑暗诡异、黑暗残躯、黑手。这一剑之威,足以让天下间的半祖都胆寒。

    始祖不出,何人敢试锋芒?

    张若尘沉吟思索,久久不语,带给盖灭极大的心理考验。

    半晌后,张若尘低沉声音,道:「若我不答应,至上柱接下来会做何决定?」

    纵然盖灭身经百战,老练多谋,却也被张若尘这个问题问住。一个回答不好,今天可能会丢掉性命。

    因为,张若尘不可能放他离开,投靠长生不死者。

    「哈哈!」

    张若尘大笑一声,拍了拍盖灭肩膀,道:「开玩笑的,至上柱战力无双,与我更是多次并肩作战

    的好友,你能加入剑界,我怎能不欢迎?放心,若真能助你破境至半祖,我一定全力以赴。将来对决始祖和长生不死者,只靠我一人可不行。」

    盖灭面部紧绷的肌肉,微微松弛下来,跟着笑了笑。

    只不过,笑容依旧还有些僵硬。

    「你代替阿芙雅进战祖神军,补一位营主的位置吧!」

    张若尘摆手而去。

    「好一个帝尘,越来越厉害了!将我放到阿芙雅曾经的位置,这是在敲打我?」盖灭整了整双襟,目送张若尘消失在视野内。

    他本是想提醒张若尘,征战幽冥地牢前,给他画的饼该兑现了,不求得到大魔神和天魔始祖界融合后的魔气大世界,只求得到九首石人的七颗石首。

    但,被张若尘这一番连削代打,自是难以再提要求。

    「还是信任度不够。」

    盖灭笑着摇了摇头,心中谋划起来,打算干几票大的,必须得先证明自己的实力和价值,才能在剑界获取属于自己的位置。

    接下来几日,张若尘先去天初文明,陪洛姬和张谷神拜祭了煜神王。

    又举办家宴,与子女、亲朋、徒子徒孙聚了一场。

    至于无定神海上千座大世界的大小事宜,明面上,由池瑶带领各界神灵主理,无月、鱼晨静、张谷神、敖玲珑、神妭公主等人代表各方势力负责调停矛盾。暗中,有韩湫、阿乐、寒雪、青夙等人收集情报,倒也是井井有条。

    联姻的好处,在这一刻体现了出来。

    只要她们足够聪明和理智,就肯定不会去激化矛盾,处理起来,会容易得多。

    有巨大外界威胁的情况下,内部矛盾本身就能减少。

    至于神军的任命大权,乃是剑界最为强大和核心的力量,一直掌握在张若尘手中。

    ……

    要去拜访石矶娘娘,张若尘自然是要带上修辰天神和白卿儿这两位炼化了石神星世界之灵的神星主宰。

    石矶神星和孔雀神星上,生存有大量石族修土。

    正是有这两条纽带,剑界和地狱界石族关系还算融洽,交流颇多。

    修辰天神穿一身绣着百花的轻纱长裙,内搭的裹胸是月白色,布料有限,根本包不住,两指宽的腰带在左右两侧各系了一个蝴蝶结。

    「张若尘,你看本神这身装束如何?还有这发髻和妆容可精致?」

    修辰天神转圈展示,长裙随风扬起,散发淡淡花香,引来许多灵蝶。

    张若尘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点头道:「刚刚好,再精致……就有些妖娆了!」

    融合女子肉身,破境不灭无量后,修辰天神变化极大,柔美似水,一颦一笑女人味十足。

    白卿儿很快也到来,将这些年调查的结果,禀告给了张若尘。

    她不苟言笑,眼神平静不含任何情绪。

    但,谁都能看出她心事重重,难见圣境修为时的锐气锋芒。

    可正是如此,张若尘心头却微微有些难受,不顾外人在场,将她拥入怀中,低声道:「查不出来,本身就在我的意料中,你别有那么大的压力。不管你是谁的弟子,都是我张若尘的妻子。我不希望,嫁给我后,你活得比以前更累。」

    修辰天神很是敢说,如长舌妇,绘声绘色道:「妻子和妻子是不一样的,想想池瑶,俨然已是剑界的帝后。再想想无月、鱼晨静、凌飞羽、木灵希、敖玲珑、洛姬,她们都有子女活动在俗世各界,存在感和认可度,也都是有的。像白卿儿、纪梵心一直没有子女,谁都会觉得,帝尘是在故意疏远她们。」

    张若尘冷眼瞪过去,道:「就你话多,故意挑事是不是?」

    修辰天神毫不畏惧,反正她是日晷的器灵,又是不灭无量,张若尘能把她怎样?

    她继续道:「要说白卿儿,有石族血脉,可能孕育胎儿要难一些。但纪梵心可是主修生命之道,这都没有子女,怎么说得过去?」

    「不对啊,无月鬼族蜕变的死族,孕育胎儿更难才对,怎就怀了两胎?张若尘,你这纯粹是贪恋她的美色吧?又或者,你在床上的时候,其实是将她当成了月神?所以沉迷?以前可是有人传过……你这什么眼神,别人传的,暗中传的,不敢让你知道,又不是本神说的。你修为再高,还能堵住悠悠之口?」

    张若尘以最为平静的语气,问道:「谁传的?你听谁说的?」

    修辰天神轻摇螓首,道:「这个不能说,说了岂不等于出卖?我口风很严的。」

    「好,很严对吧?堵不住,又撬不开,你就记住今天的话吧!」

    张若尘对修辰天神是真有些无可奈何,倒也不是她实力有多高,而是她性格偏激且执拗,是石头脑袋,以前时常用打魂鞭抽打,也不见调教过来。

    打一顿,是肯定不行的。

    她挨的打真不少。

    总不能搜魂,或者杀了她?

    她比盖灭这种天尊级强者,都更有恃无恐。

    白卿儿暗暗向张若尘传音:「敢传你这种话的,也就那几个口无遮拦的了!此事,可大可小,但不建议闹大,倒是可以让无月自己去处理。她的阴狠手段,足以给口无遮拦的人一个沉痛教训,且能控制在一定程度。」

    张若尘暗暗点头,此事的确应该控制一二。

    无月或许不会在意这些,但月神那边……

    想到月神,张若尘思绪万千,或许应该主动去见一见她。

    张北泽出生后,月神就将张若尘赶走,言称再也不要私下约见,一切因果联系断于当日。

    ……

    去拜会石矶娘娘前,张若尘打算先去一趟不死血族的十翼世界,看望血绝族长。

    本来也顺路。

    站在宇宙中,远眺十翼世界,宛若一只展翅的血色大蝙蝠。身体的位置,正是不死神殿。

    这些年,不死血族显然也在积极准备应对始祖之祸的手段。

    十大部族的十翼世界和不死神殿,俨然就是一座无与伦比的战阵,被数不尽的神座星球、神纹、阵法铭纹包裹,散发出能够扭曲空间的势韵。

    张若尘来之前,就已经派遣夜游神知会血绝族长。

    因此,早早的,血绝家族的核心成员,便在府门前等待,人员众多,安静中透着喜庆。

    显然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和身份,驾临血绝家族,是盖过一切的大事。

    夏瑜身穿青羽衣,头戴紫金凤钗,气质清丽,如仙临凡,以神尊级修为,站在前排位置,问道:「帝尘到底多久才到?」

    「别急啊,就算以师尊的修为,从无定神海过来,也是需要时间的。」夜游神道。

    夏瑜并不忌惮他帝尘弟子的身份,冷道:「好好说话,我急吗?本皇是担心你不靠谱,传错了话,让大家白等。」

    夜游神倒也知道夏瑜在帝尘那里是有一些交情和分量,不敢惹她,抬头看向天穹,感受到空间波动,笑道:「看,来了!」

    「哗!」

    转瞬间,张若尘、禅冰、修辰天神、白卿儿,与跟在后面的四位老族皇,出现在血绝家族的府门外。

    他们身上气息皆收敛,与普通人无异。

    但百年大战,禅冰和四位老族皇皆名声在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可是五位天尊级!

    纵然以血绝

    族长的心境,看到如此阵势都暗暗心惊,何况在场其余修士?

    一下子,更安静了。

    「哈哈!」

    还是血绝族长豪迈的笑声,率先打破气氛,道:「怎就来了你们几个大的,那些小孩呢,不带回地狱界走亲戚?不多走动,以后就生疏了!我这个曾外祖父可以不认,他们的祖母总要认吧?」

    血后和明帝并没有在血绝家族,而是在白苍星闭关修行。

    张若尘看向血绝族长后面的人山人海,道:「外公你摆这么大的阵势迎接,可不像是接亲戚。我们没必要如此,亲近自然一些就好。」

    「是吗?」

    血绝族长大手一挥,道:「那就都散了吧!」

    片刻后,还留下的,只剩猊宣氏、夜游神、夏瑜、血泣、血宸、血凝筱、齐生、荧祸等等,与张若尘曾经有旧的修士。

    血绝族长抓住张若尘手腕,大步走进府门,道:「不带那些小孩来拜见我这个曾外祖父,那我们就得说道说道了,要不还是把夏瑜娶了吧?给不死血族留个种,族长的位置,得有人继承不是?曾外公现在年轻,还有大把精力,可以调教继承人。」

    跟在最后面的夏瑜,听到这话,屏息了瞬间,神情便恢复自然。

    只当血绝族长是在开玩笑,以帝尘现在的修为和身份,岂能看得上她?

    两人早已不在一个世界。

    张若尘道:「舅舅和母后,皆以达至无量境,都是族长继承人的绝佳人选。」

    「少来这一套,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怎么,张家那个劫老头让你联姻,你就联了,到你外公这里就不好使了?论亲疏,我们更亲吧?」血绝族长道。

    张若尘叹道:「外公要是当年强行让我联姻,也像劫老头一样先把聘礼收了,我可能就屈服了!但现在不同,我翅膀硬了……说到翅膀,外公想不想见识一下隐的始祖翼?」

    血绝族长道:「岔开话题是不是?今天,你绝对糊弄不了我,让你娶我不死血族的第一美人,你占大便宜了,夏瑜的性格多好,绝对不争不抢……诶,你刚才说什么,始祖翼?我早听说此事了,若不是外面危险,百年前,就已经亲自赶去无定神海找你,赶紧拿出来看看,真是始祖隐的血翼吗?」

    http://yetianlian.la/yt318/35696467.html

    yetianlian.la。m.yetianlian.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