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两一二零章 楚霸天下  国色生枭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河水滔滔,不舍昼夜。

    一叶轻舟逆流而上,仁王徐昶立于舟头,脸色颇有些难看,他已经遥望见对岸锦旗招展,长枪如林,满是肃杀之气。

    半年之前,西北楚王已经正式称帝,国号大楚,定都于武平。

    天下人都知道,武平只是暂时的国都,用不了多久,必能迁回洛安京,放眼天下,当年从西北如虎狼般入关的西北军,已经成为了当今天莫与争锋的铁马雄师,不到两年时间,楚国先拿下了辽东,甚至逼迫着高丽王对楚国称臣。

    此后楚军兵峰直取河北,如今北方已经尽落在楚国的掌控之中,楚国国相裴绩带领着一支兵马,自河北继续南下,直取洛安,而楚国皇帝则是率领另一支大军,御驾亲征金陵。

    今时今日的局势,早已经与两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这两年来,楚军虽然在外征战,但却并没有疏于内政的打理,楚欢登基为帝之后,开科举,招寒士,不论出身高低贵贱,但有才学,都能够为国效力,而且广开言路,提高工匠身份待遇,选拔人才不拘一格,择人长处加以录用,减免赋税,积极恢复民生,发展商业,这让被天门道搅得一塌糊涂的南方半壁更是成为人人喊打的地狱。

    无数人想尽办法逃离南方,向北方涌过去,其中不乏许多有着真才实学的能人,见到北方百姓渐渐安居,更是投奔到楚国,甘愿效命。

    新朝新气象,坐拥半壁的楚国已经是蒸蒸日上。

    楚国文臣武将多如牛毛,许多当年效命大秦帝国的臣子们,也都被楚帝不计前嫌收用。

    楚国的国力日渐强盛,而他的对手则是越发的衰落。

    仁王徐昶坐守金陵,也曾一度实力强盛,天门道徒攻打金陵,仁王指挥得当,一度将天门道打退,甚至让天门道一度不敢强攻金陵。但古怪的是,半年前开始,天门道就开始疯狂攻打金陵,金陵道几乎无处不战,而且天门道就像是与金陵结下了深仇大恨一般,不顾死伤,调动大批的有生力量疯狂涌向金陵,甚至对裴绩南下的那路兵马并不在意,导致金陵渐渐陷入绝境,而裴绩的兵马却是长驱直入。

    徐昶实在想不通,裴绩的楚军攻势甚猛,主动攻打天门道,天门道却只是派出有限的兵力抵抗,而金陵兵坐守金陵,从无攻打过天门道,这帮人却像疯子一样围着自己打,他实在不明白,天门道的那些人都是脑子进水了吗?

    这又让他想到楚军攻打河北时候的景象,楚军攻克辽东之后,便派出一小股兵马向河北试探,河北军有十数万之众,坐拥着大量的耕地,并不缺乏粮草,也足以与楚军抗衡一时,当河北军枕戈待旦,欲与楚军一决雌雄之时,天门道却突然之间出现在河北南部,集结了重兵,疯狂地攻入河北道。

    那正是徐昶打退天门道之后,当时徐昶心中不无得意,暗想天门道缺乏粮草,饿殍遍野,河北正是秋收之时,攻入河北抢夺粮草也是理所当然。

    河北军与天门道自此陷入苦战,双方损失惨重,也便在那时,楚国忽然集结重兵,自后杀入河北境内i,河北军一溃千里,而天门道也是一哄而散,天下粮仓河北道落入到楚国手中,徐昶吃惊之下,天门道便卷土重来,杀向金陵。

    河北道的陷落,与天门道攻打河北休戚相关,楚国拥有北方半壁江山,在各路势力中,本是天门道最大的劲敌,但天门道却似乎很少与楚军正面交锋,河北一役,反倒是帮了楚军大忙。

    楚国当然有实力吞灭河北,但如果没有天门道横插一杠子,至少也要一年半载的时间,而这些时间,本来可以让徐昶缓口气。

    只可惜最后楚国只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彻底将河北纳入版图。

    如今,金陵竟然遭遇到了同样的状况,半年前,楚军就在琼河对岸开始扎营,但兵力薄弱,徐昶也并无放在心上,随后天门道疯狂攻打金陵,徐昶损兵折将,回头一看,楚国竟然向琼河岸边大量集结兵马,而且楚国皇帝竟然御驾亲征。

    这几个月来,隔三差五楚军就有船只下河,短短时间内,琼河上已经有五六十艘楚军战船。

    金陵疲于应付天门道,根本没有喘息之机,而金陵仓储存的粮食也已经所剩无几,金陵在天门道的疯狂攻势下,已经沦陷大半。

    徐昶知道,楚军将随时从背后发动攻势,一旦楚军开始出兵,金陵必将与河北一样,落入楚国之手。

    他焦头烂额,而就在命悬一线之际,楚国派出使者,送来了楚国皇帝的书信,言简意赅,只要徐昶归顺,可保家族平安,富贵一生。

    随着金陵城也要沦陷在即,徐昶知道自己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亲自过河,向楚帝称臣。

    船只靠岸后,徐昶自报家门,立刻被人带往了楚军大营,经过营地,看到装备精良威猛的楚国将士,似乎遍处都是马匹,徐昶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对上楚军,根本是不堪一击。

    楚帝的帐篷并不像徐昶所想的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十分寻常,甚至有些简陋,被带进大帐,便瞧见楚军早有准备,两边文臣武将都是瞧向自己,远远望去,一张答案后面,坐着一名身着黑色战甲之人,徐昶暗想难道这就是楚帝?

    他竭力镇定,显得从容,上前去,拱手道:“金陵仁王徐昶......!”

    “大胆!”边上一名武将冷喝道:“皇上何时封你为王?怎敢在皇上面前称王?”

    徐昶一怔,却听到楚帝道:“你是来称臣,还是来下战书?”

    徐昶身体一震,意识到什么,跪倒在地:“徐昶拜见皇帝陛下,愿归顺大楚,效忠皇上!”

    楚帝起身来,手里拿着一支马鞭,缓步走过来,听得楚帝道:“抬起头来!”

    徐昶抬头,这才发现,楚帝比自己想象的要年轻得多,楚帝脸上带着浅浅笑意,手中马鞭在徐昶肩头轻轻敲打两下,才笑道:“你来的算及时,如果再晚来三天,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臣惶恐!”徐昶低下头。

    “来人,带徐昶下去用饭,要好生款待。”楚帝吩咐道:“吃完饭,回到你的城里,朕的兵马,马上渡河,里应外合将天门道贼寇围歼在金陵!”

    徐昶急忙俯首谢恩,等到徐昶退下,楚欢才看向其中一人,含笑道:“西门爱卿,金陵即将到手,然后咱们直取洛安,你说我和裴国相谁会先到洛安?”

    西门爱卿自然是西门毅,哈哈笑道:“皇上,你和国相可是下了赌约,谁若是输了,可要当众一口气饮下三坛酒。恕臣直言,皇上的酒量平平,三坛酒下去,只怕是撑不住,所以为了让裴国相替皇上分忧,无论如何咱们都要先攻入洛安。”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哈哈笑起来。

    “朕知道自己酒量不好,所以将你们都留在身边。”楚欢笑道:“有你们随朕征讨,国相必然不是对手的。”伸了个懒腰,道:“三天之后,渡河登岸,大家都去准备准备。”

    众人退下之后,楚欢才伸手扯过边上一人,将她抱在怀中,放腿上坐下,这人一身男装,但相貌秀美,身段丰腴,正是苏琳琅。

    琳琅被楚欢抱住,脸上绯红,急道:“皇上......!”

    “不许叫皇上。”楚欢立刻抬手捂住琳琅的小嘴,贴着她耳朵道:“我和你说过多少次,没人的时候,你该叫我什么?”

    “欢.....欢哥哥.....!”

    楚欢嘿嘿一笑,感受琳琅臀儿上的柔软,轻声道:“现在可知道我为何让你赶过来了吧?你是我的大内总管,又是户部侍郎,金陵仓唾手可得,你要帮我清理一下金陵仓的粮食,虽说金陵仓的粮草所剩不多,但终归还是有些的,粮食控制在我们手里,才能让徐昶俯首听命。”

    “到了这个份上,他也不敢不听话了。”琳琅酥胸被楚欢握住,脸上潮红,低声道:“欢.....欢哥哥,你让臣妾做户部侍郎,是不是.....是不是有很多人说闲话?臣妾必将是后宫女眷.....!”

    “谁说女人就不能做官?”楚欢道:“这两年来,你做的不是很好,虽说有些人觉得古怪,但许多人还是夸赞你才干出众。你先做着,等哪天你不愿意了,我再另找人代替。媚娘不也是女人,国相还不是将她从我身边带过去,非要她一起领兵南下,那也无人说闲话。”

    琳琅道:“媚娘以前在河北待过,国相领兵攻打河北,媚娘可以帮上忙的。”

    “媚娘可以帮忙,你当然也可以帮忙的。”楚欢笑了一笑,微一沉吟,才道:“琳琅,你可知道我让你在户部历练的目的何在?”

    琳琅摇摇头,道:“不知道,怎么了?”

    楚欢抬手在琳琅鼻尖轻轻刮了一下,道:“我登基已经半年了,西门尚书等人私下里向我谏言多次,龙凤呈祥,该早立皇后才是。我想了许久,他们说的没有错,照眼下形势,半年之内应该可以拿下洛安,迁都洛安之后,我已经准备立后。”

    琳琅神情肃然起来,问道:“皇上要立后了?那......是要立素娘姐吗?”

    “素娘待人真诚,生性纯朴,几口之家担当是没问题,但后宫却是不同。”楚欢摇摇头:“我只怕她没有那般魄力和才干。其实我与素娘说过此事,素娘知道自己能耐有限,并不想当皇后,而是向我举荐了立后人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